欠欠

飞升成仙啦

闭上眼那一刻 开始想你 晚安

大护法九宫格 挤不下的爷孙俩👇

OOC TBC
凤卿PWP/上
一个备份 最后有惊喜

【陆高陆高】狼与阿庆嫂/PWP 上

WARNING:PWP 烂 TBC


陆亦可生平最险的交锋是在一张床上。


陆亦可穿一身半新不旧的白衬衫,挺括。袖口崩开扣似的往下垂,松松地悬在半空。高小琴搂着陆亦可既高且细的脖颈,狼崽似的嗅嗅,洗衣液的味道,香,也不熏得人难过。

高小琴闷在她颈窝里笑,声音轻且小:“陆处长用得什么牌子洗衣液?”

陆亦可虚虚地搂住美女蛇,正派作风,不应。高小琴有些作弄地咬了她一口,不重,也不轻,尖利利的牙齿扯着点儿皮肉,像荒原上游戏猎物的母狼。

陆亦可的手由上到下,点了火的烫:“高总狼性未退啊。”

高小琴笑:“我和祁厅长很久没来往过了。”她隔着层衣料都能感觉到陆处长指尖的温度,烫烫的,一把火从表...

爱你们彼此相对 爱你们无惧也无畏 爱你们一生坦荡有作为 爱你们默契如壁垒 爱你们眼中星月同相随 爱你们举手投足无可追

南山独摇:

那时候的你
站在舞台上呀
闪着让人神往的光芒
而如今
你又去了何方
不为其他
只是
夜阑人静
不免思念你
和你的前途浩荡

跨年快乐!

    #碟是貂丁太太的黄(赵)碟

    #花是my床单


《致橡树》部分

    “与你牵手 亦不能有”

    “共你把酒 也只是朋友”

【电阻妇妇】须尽欢 章二 谋心

第二章 谋心


直到寒冬来临,大理寺卿也没能捉出凶手。梁帝自然气极,以办事不利为由,降罪削职,而齐府案炙手空悬,一时之间,文武百官满朝,竟无一敢出言揽下。


冬夜总是有些不近人情的漫长,且来得极快。苏府门前的灯笼早早地被支挂起,红彤彤的火光洒了一地。风卷进来,然后被拒之门外。

梅长苏双手轻轻地捂住暖炉,眼角眉梢都含蓄地透露出倦怠。他略略一抬眼皮子,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查到了吗?”

黎纲道:“前些日子传了信来,查到了。”

梅长苏道:“何人?”

黎纲道:“高矮恶人。”

梅长苏放下手中暖炉,拢一拢轻裘,温声道:“这二人早已是闲云野鹤,只怕不是。”...

我是武松 半真半假的武松

©欠欠
Powered by LOF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