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意涛涛】周主任与董小姐-3

周主任与董小姐-3

董卿睁开眼,床头灯昏黄,也不亮,就照着附近一小片。浑身光溜溜,还像机器拆一半留一半似的难受,她咔吧咔吧拧动脑袋,侧头看见周涛直挺挺的鼻子。

脑袋有点晕,干瞪着周涛鼻子两分钟才回过神。

周涛一只手从她胸前过,一只手搭在她腰上,呼吸平缓,鼻息温热,眼睫毛浓黑卷翘。

她们俩上床了。

董卿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打心底一阵脱力。她甚至不知道该想什么,该怎么想。思绪乱跑,跑哪儿都哐一声撞白墙上,思绪被逼回来。

周涛醒了,她们俩该怎么办?

这个疑问刚出现,董卿心里就一阵笑,笑得要打跌。还能怎么办,就这么办着呗。她没动作。现在她就跟虾似的缩在周涛怀里,拧一拧头就能看见周涛的鼻子。

周涛的鼻子。

是周涛的鼻子,不是男朋友的,也不是其他什么人的,就周涛的鼻子。

周涛身上内衣内裤还都全着呢,她一片光了,有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寸缕不着。

董卿眼睛一酸。

她酒量其实不错,千杯不醉说不上,起码就自己那三两瓶啤酒是灌不醉的。啥酒啊,破兑水儿的,入口刺着神经,想醉,越清醒。胃里翻天覆地一阵难过,又灌几口,强拆似的撵那些悲欢离合出脑子,越想撵越难走。

男朋友一脸平静地跟她说,董卿,咱们分手吧。哦对,前男友了。她又灌几口,金澄澄的液体,金黄一片的麦田,她尝试让自己醉。没意思,咱俩这样没意思,捆着跟俩稻草人似的,接着谈也是浪费时间。

董卿张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你以后好好的,我先走了。

董卿嗯了一声,张嘴,声音像从九天外飘过来,你也是,再见。

她眼睛一阵发酸,谁稀罕!

等周涛来的时候,她已经半迷糊了,不过还清楚地知道是周涛,周涛来了,她一个电话就喊来的。

“涛姐,”董卿捏着手机,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我和他分了。”

“涛姐,我想你。”

现在这会儿回过神了,周涛这一身沐浴露的香气也在提醒她,这个事儿呢,不是她被迫,是她主动。她也没醉得多厉害,她就是想找周涛。

周涛是喜欢她的,她知道,知道得很清楚。

你看,你想分手,还有人喜欢我关心我呢。

董卿叹口气,这事儿你情我愿,不怪周涛。什么姐妹情,说白了是她不敢面对对周涛的好感,编个好听名头套上而已。

有点累,她动一动想换个舒服点的姿势,这样勾腰哈背的,压着有点儿透不过气。

“小董。”周涛脸蹭过来,下巴尖搁进她锁骨。

短暂地沉默一阵,董卿开了口:“周老师。”

周涛有些迷糊,眼睛眯半天,才猛一睁开:“小董。”

董卿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她了,叹了一口气。

周涛尴尬地收回手,往边上撤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被子是棉被,两个人含在里头也不冷,可董卿还是因为周涛收手的动作打了一个战栗。

灯不亮,撒在董卿脖子上,周涛还是看见了一块红,她闭闭眼,睁开看一看可见范围,锁骨上也有,往下应该还有。

她心里边儿叹气。

董卿开口:“周老师。”

周涛听见,“啊”一声,又皱一皱眉,声音有点轻:“换个称呼吧。”

语气商量。

董卿愣一下,又叫:“周姐。”

周涛闭上眼,周姐就周姐吧。

董卿看她没什么下文,继续讲:“这个事情我也不好说。怪我,我酒精上头,不应该叫你。我是想等明早起,不是,今早起,咱俩就当这个事儿没发生过。我也……我也不说什么。以后在台里该怎么样怎么样吧,还都是同事。”

这话音落了有一会儿,董卿还在想,应该再讲点什么,周涛忽然动了动,她换了个姿势平躺着。

周涛眼闭上就没睁开,她的侧脸线条优美流畅,天生诱惑人。她讲:“小董。”

嗓子眼忽然干了一样,好久出不了声,她张张嘴:“我和你姐夫分居住。”

她继续讲,心头却涌起一种无力感:“我昨晚上说的话,不是假的。让你坐上一姐的位置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我对你,十分里有七八分都是真的。”

“我没喜欢过女的。”

“我对你可能也不是单纯就异性之间的喜欢。你还记得刚到台里那会儿吗?我是真没怎么注意你。台里不缺好苗子,台长把你分到我手下估计也挺看重你的。可我带新人都一样。其实我也不太管他们。什么东西都得自己学你知道吧?就我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也不是一帆风顺。你们新人难,我过去也是个新人你知道吗?”

“你冲到我跟前问我,有胆子,但并不唯一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是不存在的。大家都一个样,一撇一捺都是人。我那会儿就是欣赏你,挺漂亮一姑娘,也够机灵,点拨点拨,以后也是棵参天大树,头顶片天儿那种。但也就是欣赏。”

“你谈恋爱那会儿没少在我跟前晃悠,一天两天的,心思尽往那些个地方跑。我也挺替你高兴。可你问我结婚开心吗,我想不出来该怎么给你讲明白。你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那眼睛里藏着什么露着什么,都是过去的我。”

“可爱情终究会死的。”

“小董。我现在是喜欢你的。我想我的爱情该爬出坟墓了你知道吗?哪怕它变成什么妖魔鬼怪我也认了。”

“小董,我喜欢你。真的。”周涛的睫毛颤几颤,眼底干干的。

周涛调整调整情绪,长叹出口气,眼睛盯着天花板:“所以小董,不要对我说做同事。姐妹,就姐妹,咱俩还能有个好联系。同事太冷了。”

“周涛好多年没热过了。”

董卿怔怔地看着周涛的侧脸:“周……”

“涛,叫周涛。”周涛翻个身,对着董卿的眼睛看,“早上起来,我们还是姐妹。现在我能抱会儿你吗?”

董卿傻应一声:“嗯。”

周涛伸过手搂住她,往前贴一下:“董卿,你别再逃了。”

“现在乖一点,我就抱抱你。”

董卿缩进周涛怀里,什么也不想,眼睛闭上,周涛的嘴巴在她头顶碰了一下,她睡着了。

董卿抱了文件走进周涛办公室,仪态标准。

看了的人都窃窃私语,周涛董卿为争宠撕破脸面,央视一姐究竟花落谁家,老新闻,但人们还是爱看这样的戏码,茶余饭后作闲谈也够嚼一阵。

周涛整个人陷进办公椅里,办公桌上散了堆A4打印纸。门敲响的时候,她说了声请进。

董卿推门进来,好多年过去,她已经不是那个衣服洗到清汤寡水的学生样儿了。她的脸会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里,也会出现在报纸新闻上。所以她的脸通常带妆,淡妆居多,看上去文雅舒服。

周涛看见她的眼睛里有笑意,蹙一蹙眉:“腰痛?”

董卿把文件搁在周主任桌上,笑一笑:“老毛病。”

周涛“嗯”一声,淡淡道:“没事那就出去吧。”

董卿拉张椅子坐下:“别急,主任,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周涛抬手遮一遮眼:“什么事儿?”

董卿讲:“咱俩好久没见面了。”

周涛回:“这不见着吗?”

董卿说:“主任。”

周涛说:“再等等吧。”

    上一章

    目录

瞎写的 这篇都是胡诌的 想到哪儿写哪儿吧 有错指 谢了

评论(14)
热度(35)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