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非我

世间千般 安如我意

【卿意涛涛】周主任与董小姐-4

周主任与董小姐-4

天蒙蒙一亮,周涛和董卿已经各自穿戴完毕站在客厅。

周涛披件深黑呢大衣,早上洗漱用的都是董卿的东西,这个小家一穷二白,什么都透股子孤家寡人的味道。

“小董,”周涛叫她,“加油。”

董卿“嗯”了一声。

周涛心里失落一会儿,反复调整了情绪,拉开笑脸:“那我先走了。”

董卿又是“嗯”,周涛转身走了,高而瘦的背影拉离,董卿感觉自己好像站在摄像机后边儿看似的。

她有一刹那觉得,这样的分别充满戏剧性。周涛的不舍和尴尬都写在她离开的背影上。

其实从这儿到那儿,到门口,并不是一段特别遥远的距离。

可周涛和董卿却不约而同地觉得,这样的一段路,有了唐僧西行的滋味。

董卿的眼神落在门把上,周涛的手还搁在上面:“周姐。”

周涛的手收回来,转身看她:“嗯。”

董卿一愣,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摆摆手:“没事,周姐,没事,我就是随便叫叫。”

周涛“哦”一声,讲:“小董。”

董卿愣愣的:“啊?”

周涛忽然笑起来,嘴角的弧度像个皮得要命的孩子,三岁那种,她眨眨眼,学董卿的样子摆摆手:“没事,小董,没事,我就是随便叫叫。”

董卿愣半天反应过来,闷着声音喊了一声:“周姐。”

周涛整整脸上表情,平淡地讲话:“嗯,没事,我走了。”

董卿心上好像压块石头似的,沉甸甸的闷:“周姐再见。”

周涛转身,手拧动门把,门开出条缝,她忽然又扭过头,看着董卿,脸上水似的清淡:“叫周涛吧。”

董卿听了傻在原地,脑子开闸,今早三两点周涛说过的话跟寺庙里和尚敲着木鱼念经似的一遍遍来回播。周涛的叹息,周涛的低语,周涛的眼睛,周涛说:周涛好多年没热过了。

她的心绪乱了,像猫抓乱毛线团,一个个线头四面八方地延伸开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个情绪。

周涛的侧脸线条依然在,却不像昨晚那么柔和,照旧动人,却好像很硬的样子。说不上来。

她真的说不上来。

周涛静静地站在门前,扭头看地板,脖子酸痛也不出声。身后就是条缝。

这缝前缝后,缝里缝外,好像有两个世界一样。

周涛不想从这个世界抽离出来。

她不想从董卿的世界抽离出来。

她想置身缝前,她想待在缝里。哪怕只有这一刻。她没想过永远。她盯着地板,嘴角拉扯开个还不算太难过的弧度。

周涛在等,等董卿的回应。

有一会儿。

董卿才笑一下,周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笑,她听见董卿说:“好。周涛。再见。”

周涛解放脖子,连脖子带肩膀涌起一阵酸,她点点头,动作有点儿缓慢:“好,再见。”

然后她从缝里出去。

工作上还是一样,董卿见周涛还是跟姐妹没差,该请教请教,该玩笑玩笑,时不时一块儿吃饭,只是很少肢体接触。

董卿底子好又有野心,上进肯吃苦,也对自己下狠心,大大小小几场主持下来,名气跟雨后春笋似的。

黑马。

大家这么说。

有人说,嗨,什么黑马啊,还不是周涛没心思往工作上扑么。

一回周涛听见了,笑笑说,是么?

就俩字儿,明眼人都看出来周涛不乐意别人这么说。那俩眼珠子透出来的都是冷意,半点笑意也没有。一脸笑跟画皮往上贴似的,一揭全是刀枪剑戟。

周涛确实在淡出。她曾经对事业一百个真心热爱,但热爱也会减退,热爱也不是太阳,更何况太阳也有个使用期限,用完就撤了。

生活对赤子热忱半点也不留情。

董卿也听到过几回,心里憋着气却不发。对她来说,与其干闲着打嘴仗,不如做出成绩给他们看看。就算总有人会说,嗨,运气,还不是那谁谁谁帮衬么……名利场上,总有人心不服。但也总会有人会看出她是颗明珠,特上进特野心的明珠,毕竟群众的眼睛那还是相当雪亮。

董卿不去刻意掩饰她有野心,董卿也不耻于她有野心。世界是这样的,有野心才会成功。

周涛也没和她说过这事。估计和她说怕她膈应,或者说她没有那个空闲时间。

董卿隐约知道点周涛在处理家庭上的事。

不过也没听台里谁谁谁谈周涛八卦,应该也就那样吧。

“我和你姐夫分居住。”

周涛的话总是时不时弹出来敲打敲打她,敲得她见了周涛都不自在。

周涛抬头看见她就笑得淡淡的,真是个贤妻模样,不过不是她的。

董卿也没心思谈对象,开始一段儿时间还摸不明白,稍长点就觉得八成和周涛有关系。但她不打算细想,细想太麻烦了,让人头疼。因为她得想着怎么去处理,而她并不太想处理。

还是要对工作上点心。

或许是她对工作真的太上心了,大晚上趴床上手机铃声响了她还眯了半天。

“喂。”

周涛听出她的鼻音,淡淡开口:“小董。”

“啊?”

“最近很累吗?”

董卿打个哈欠,赶跑点迷糊:“还好。周姐……嗯,周涛,有事儿吗?”

周涛好像在那边儿轻轻笑了一下,董卿也没太听清,口气倒还是淡淡的:“吵到你睡觉了吗?”

董卿没说话,小半天续上:“勉强吵到了。”

周涛声音忽然低了很多:“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董卿捏着手机愣会儿:“您还真是有闲心啊。”

周涛笑了,这回挺清楚,口气里还带上点愉悦:“逗你呢。”

董卿郁闷:“您这不更有闲心了吗。”

周涛哈哈两声:“咱们有些日子没这么聊天了,也没跟你说……”

董卿问:“说什么?”

周涛的口气好像有点犹豫:“也没什么,就那事儿。”

董卿摸不明白她:“哪事儿啊?”

周涛讲:“还能是什么事儿啊,就台里某些人嚼咱俩舌根呗。”

董卿“哦”了一声,讲:“算了。我也不是货币,总不能人人都喜欢我。我心里清楚就好。”

周涛笑笑:“你心也挺大,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讲,怕你难受。”

董卿仰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着天花板,另一只手捏成拳,举到眼前再举高:“也不大,就我一个拳头。”

周涛却叹口气,什么都没讲。

时间在沉默里悄悄溜走,又或许两人都很享受这样的沉默。

董卿突然开口:“周涛。”

周涛应一声:“啊?”

董卿闭了闭眼,低声地讲了一句:“我想谈对象了。”

周涛心快跳起来,语速放慢:“嗯。挺好的。谈对象挺好的。”

董卿“唉”了一声:“算了,还没到时候。”

周涛讲:“男的女的啊?”

董卿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男的女的?”

周涛又叹口气:“当然是想谈的对象啊。”

董卿心跟着这句话快跳,咚咚咚擂鼓似的,她自己都听得见。她脱口而出:“男的啊。”

最后的气音摔进沉默里,毫无征兆。

董卿屏住呼吸,等着周涛的下一句。

“哦。”周涛应了一声,顿了顿,又讲,“小董,周姐不打扰你休息了,还得给你姐夫打个电话。”

董卿心又像被砸了一锤子,闷闷地回了声:“好。”

周涛叹气:“早点睡。”

董卿回:“好。”

周涛讲:“我挂了。”

董卿答:“嗯。”

周涛捏着手机都不知道该怎么让时间快一点,或者不知道该怎么让这段没营养的对话继续下去。她捏着手机,久久没有出声。

董卿闷着气,等了也挺久,等来阵沉默,气更闷了,索性自己挂了这通奇怪的电话。

周涛捏紧手机,盯着天花板,又是叹气。谈对象挺好的,男的也挺好的。

可她心里怎么总有股气憋着,好像怎么叹都叹不完似的。

是啊,小董想谈对象了。

    放飞自我了 照旧瞎诌 笔者三观相当歪 文章里三观灌输的地方大家略过就好 仍旧低产 上三千都是爆肝 想要评论嘻嘻

评论(18)
热度(28)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