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仙

改名狂魔

【电阻妇妇】如果汪处是明家人-2

    如果汪处是明家人-2


    明公馆装潢豪华,家中一应物件皆是花了大价钱购置的。

    天色昏黑,明楼明诚站在公馆门外摆出了迎宾的姿势收请柬,明镜则在内招待客人。

    明镜忙着招待客人,无暇顾及汪曼春,汪曼春也乐得没人管束她,一溜烟地便跑到了楼上去。

    汪芙蕖来得赶巧不赶早,正正好踩着点儿进来。

    “大侄女,许久不见,别来无恙。”汪芙蕖满脸堆笑地上来同明镜打招呼,“生日快乐。听说你把我们曼春也请来了?”他边说着,边把提在手里的礼物递给明镜。

    明镜接过礼物,一颔首:“多谢汪叔父。”她只略略道了一声谢,却不回答汪芙蕖的问题。

    汪芙蕖笑眯了的眼中掠过一丝精光:“曼春人呢?该是上哪儿皮去了吧?”

    明镜听了,不去接汪芙蕖的话,反倒叫起了明楼。明楼将收来的请柬尽数交予明诚后,便急急地走到了明镜身边。明镜微偏着脑袋,吩咐道:“去楼上找找汪大小姐,晚宴也快开始了。收拾好东西,别丢了明家的脸。”她这话甫一说完,便转向汪芙蕖道:“汪叔父请稍等。”

    汪芙蕖笑眯眯着点了头。

    那厢的明楼应了是,便转身噌噌往楼上去了。

    晚上八点。

    晚宴准时开始。

    明楼跟在汪曼春身后往大厅走,前边儿的汪曼春嘀嘀咕咕着。

    及至二人走下楼梯,复才分开。

    明楼走到明镜身边,附在明镜耳边低声道:“东西都收拾好了。”

    明镜本在应酬宾客,此时听明楼一句,便向面前宾客微微一笑,轻声道:“先失陪一会儿。”

    那人满脸堆笑地应了好。

    明家姐弟退到一边说悄悄话。

    “大姐,我进去的时候曼春刚好要打开那个公文包。”明楼尽量压低了声音,使得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好在她看到我来了,也就不再揪着不放了。”

    明镜听了,轻轻一颔首,道:“东西放好些,有些事情,不宜过早让她知道。汪芙蕖那头,你自己留意着些。”

    明楼应了声是,抬眼望去时,就见汪曼春踩着悠闲的步子往这边来了:“大姐,她来了。我先去找阿诚了,有些事情还要吩咐下去。”

    明楼这话说完,不待明镜开口便迎面走向汪曼春,笑着同她说话:“曼春,师哥有事先失陪一会儿,你和大姐先聊着。”

    汪曼春笑起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透出小狐狸般的慧黠:“我刚来你就走,师哥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明楼也笑:“哪儿能啊?实在是有些事情要吩咐阿诚去做,就先不多聊了,回见。”他说完,加紧了步子就走开了。

    汪曼春见他走开,不由得摇摇头,嘴里自顾自地咕哝:“我长得有那么可怕吗?好歹也是‘七十六号一枝花’……”咕咕哝哝了好一会子,她才抬眼看向明镜,脸上挂着促狭的笑:“明大董事长落单喽。”调子里满是幸灾乐祸。

    明镜闻言,蹙眉不答。

    汪曼春迈步走近,她把明镜逼到了墙角。

    明镜背抵墙壁,眼里有一闪而逝的慌乱,她手里盛了点红酒的高脚杯晃了晃。

    汪曼春扫见明镜动作后继续走近,及至明镜跟前,她脸上的笑意愈发深刻起来:“呀,怎么没人给明大小姐添酒呢?”她晃一晃杯中红酒,跟着精准无误地将红酒倒进明镜杯中:“明大小姐不嫌弃吧?嗯?”她在明镜耳边轻轻吹气。

    不知是酒劲上来了,还是汪曼春的使坏起了作用,明镜的脸上微微泛了红,漂亮的眼睛里波光流转。

    “明大小姐害羞了?”汪曼春略微一低头,盯着明镜的脸继续促狭地笑着。

    明镜忽然打心眼里升腾起一种不好意思的情绪。她开始怀疑汪曼春到底是不是明家人了。

    “阿镜?”一道声音传来,含着温柔与试探。

    汪曼春转过头,看见一个西装打扮的漂亮男人朝这边走过来,双眼直往自己身前的明镜溜。她心里忽然不舒服起来,自己还没玩够呢,这个人就要过来跟她抢玩具?断断没有这个说法。

    “文亭,好久不见。”明镜倒是很大方地朝他打了个招呼,举着酒杯一示意。

    “这位是?”许文亭走得越发近了,因见着汪曼春一副男人打扮,不免要问上一问。

    汪曼春有点生气,但她素来喜怒不形于色。就见她大大方方地搂过明镜肩膀,朝着许文亭露齿一笑:“未婚夫。”

    许文亭颇为尴尬地摸一摸鼻尖。

    明镜闻说,只扫她一眼也不出声怪责,只看明镜整了整面上神色,淡然道:“汪家大小姐,汪曼春。”她顿一顿,又为许文亭作介绍:“许家大公子,许文亭。”

    许文亭听了她介绍,眼中不由地闪过一丝惊喜,他伸出修长白皙的右手:“汪小姐你好。”

    汪曼春不屑地看一眼许文亭,左手仍然搂着明镜的肩,右手垂在身侧,似乎并不打算同他握手,调子里有些轻蔑:“你好。”

    许文亭的手凝在半空中一小会儿,随后尴尬地收了回去,他扯一扯嘴角道:“阿镜,这些年过得还好吗?身子呢?没有以往病弱了吧?”

    明镜蹙一蹙眉,她认为汪曼春在礼貌待人这点上很有加强的必要。她朝许文亭礼节性地一笑:“倒还不错。你呢?这些年在国外生活怎么样?”

    许文亭脸色有些不好看:“一言难尽。对了,你今天生日,我特地挑了件礼物送给你,你看看合不合心意?”他说着,动作利索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细长的黑色小盒子递给明镜。

    明镜往前走几步,脱开汪曼春的手臂,她接过礼物温声道了谢。

    许文亭温柔地笑起来:“你不打开看看?”

    明镜此时眉眼也稍微带了点真切的笑意:“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爱玩这套。帮我拿一下。”她将手中酒杯递给许文亭,在小盒子上动作起来。

    许文亭接过酒杯,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

    盒子被打开,里头躺了支干净漂亮的钢笔,笔身简约,笔帽处的纹路十分别出心裁,是个变了形的明字。这回明镜脸上可真是出现了深深的笑意,只听她脱口而出道:“还是你懂我。”

    许文亭听了,又是笑。

    汪曼春站在明许二人身后,臭了脸。

    明镜转过头,对着汪曼春一脸的淡漠:“适才汪叔父寻你,你去见过他了吗?”

    汪曼春别过头哼一声,端着酒杯迈步走开了。

    明镜望着她走远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复又对许文亭温声道:“我还有事,文亭你自便吧。”

    许文亭应了好却不走开。

    明镜问他:“还有事?”

    许文亭支吾着:“阿镜……我,我想……”他脸上有些起红。

    明镜一见他神色,心里便明白了:“文亭,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我们彼此都不要提及,好吗?”

    许文亭有些丧气:“好。”

    许文亭这话落了有片刻,明镜似乎想起来什么,朝他开了口:“方才曼春失礼了,我代她向你赔个不是。”

    许文亭连声称了不用:“小事而已,姑娘家总是要娇惯些。”

    明镜听了,略微松了一口气。二人间沉默半晌,明镜心知自己若不迈出这一步,许文亭是断断不会迈的,便道了失陪,急匆匆地走开了。

    直到晚上十一点,宴会才正式结束。诸位宾客都驱车归家,汪芙蕖更是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让司机载着自己回汪家去了。

    明镜有些疲累,她揉一揉颇为发紧的太阳穴。明楼也不知道和阿诚溜到哪儿逍遥去了,偌大的一个明公馆就只留下了自己、阿香还有苏医生。

    苏医生今晚打扮得倒是很漂亮:“阿镜,没事吧?身子还闹吗?”

    明镜见是她,脸上有了微微的笑意:“不闹了,我吃了你开的那几服药就舒坦多了。”

    苏医生点点头:“那就好。”

    明镜忽而低声问她:“黎叔那边还好吗?”

    苏医生也压低了声音,道:“一切顺利。”

    明镜点头,柔了眉眼:“你替我给他捎个口信,一切待命。”

    “好。”

    明镜和苏医生在楼下大厅就着几口红酒又聊了会子家常往事,待到明楼明诚回来,明镜便吩咐着阿诚开车送苏医生回去。她自己又交代了明楼几句寒暖,便上楼回房歇息去了。

    明镜旋扭门把,开门进来。

    床边台灯不知被谁开了起来,现下正散着暖融融的光辉。她的床上隆起了一个团包。

    明镜走过去,好奇地掀开被子定睛一看——汪曼春不知什么时候混到了她的床上,靴子都不曾褪下,整个人蜷成了一个团正酣睡着。

    明镜伸手推一推汪曼春,自己的床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两个人睡还是有些挤的。看汪曼春白日里头那副样子,想必晚上睡态也不好应付。她决定把汪曼春推醒,赶她去客房睡。

    汪曼春被明镜一推,整个人都往被子里缩了一缩,跟着嘴里嘟噜出一句别动。

    明镜心里发笑,她柔着声音道:“曼春,醒一醒。”

    汪曼春更加往被子里缩了缩,呓语着:“明镜……我想吃桂花糕……”

    明镜哭笑不得,小时候的事她还能记这么清楚也是为难她了:“曼春,醒一醒好不好?姐姐要歇息了。”

    汪曼春口里继续呓语:“明镜……我想吃桂花糕……”

    明镜心里有些发软,只是给她买过一次桂花糕而已,她竟然惦记到现在:“好,姐姐给你买桂花糕……曼春,先醒一醒好不好?”

    汪曼春不再说话了,她只是缩在被子里,匀长的呼吸穿透过漫长的夜色纠缠住明镜的心脏。

    明镜见她实在不肯起来,也就只好作罢,她摇摇头往外走去,看来只能让明楼来了。

    “明楼,你在里面吗?”明镜站在明楼房间门前,敲一敲他房门。

    “嘶……阿诚,你轻点……大姐我在……”明楼如是道。

    明镜听这动静有些懵:“你和阿诚在里面做什么?”

    “嘶……阿诚,顶到了……大、大姐,您、您有什么事吗?”明楼说话有些断续。

    明镜更加发懵了:“没事……”她说完这句,赶紧跑回了自己房里。她背抵着房门拍一拍心口,好像有点奇怪。

    看来不能麻烦明楼抱汪曼春去客房了,算了,将就一晚上吧,反正是自己妹妹……明镜这样想着。

    她换了身真丝睡衣小心翼翼地摸到床上去,继而躺下。谁知她刚躺下,汪曼春自自然地就滚过来搂住了她的腰。她把一颗不安分的脑袋搁进明镜颈子里闷着声音又开始呓语:“明镜……我想吃桂花糕……”

    此时,明楼房间里的兄弟俩。

    明诚正在替明楼做按摩,他一边按着,一边疑惑地出口:“大哥,大姐怎么没声儿了?”

    明楼嘶嘶地抽了几口气,断断续续道:“谁、谁、谁知道呢……嘶……阿诚,你轻点……”

    阿诚应了是,手上力道稍微一轻:“大哥,这个力度可以吗?”

    明楼眯起眼睛:“可以。阿诚,最近手艺渐长啊。”

    “还不都是大哥您教得好吗?”


    [2/EN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明·懵逼脸·镜]

    乳齿清奇的画风~

    食用愉快_(:зゝ∠)_

评论(19)
热度(27)
©小神仙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