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仙

改名狂魔

【电阻妇妇】如果汪处是明家人-7

    如果汪处是明家人-7


    绿波廊,一间包厢里。

    明楼请着汪曼春落座:“师妹,草头圈子、红烧肉……浓油赤酱的,都是你爱的菜式。”

    汪曼春朝他略一点头,入座:“师哥,很高兴你还能记得我的喜好。”

    明楼一推架在鼻梁上的宽边金丝眼镜,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你我师兄妹之间哪还用得着这般客气?”

    汪曼春道:“倒是我拘谨了。”

    明楼笑道:“说不上。”

    汪曼春伸筷夹了一块肉:“师哥这次来,是代表明董事长,还是代表自己?”

    明楼不动筷,他笑着:“那么师哥且问你,如今是白天还是黑夜?”

    汪曼春咬一口:“明白了。”

    明楼这才动筷:“大姐几日后同许家大公子有一场约会,具体时间我会让阿诚通知你。”

    汪曼春搁下筷子,拿过餐巾擦一擦唇角:“许文亭?”

    明楼不答,他也夹过一块肉,轻轻咬下一口,神色悠然。

    汪曼春微笑,她柔声道:“多谢师哥好意,曼春定不辜负。”

    明楼问道:“明台这小家伙去七十六号了?”

    汪曼春笑:“师哥既有耳目,何必问我?”

    明楼搁筷:“只是想同师妹你做笔交易罢了。”

    汪曼春挑眉:“你们明家人倒是挺喜欢寻我做交易的。”

    “是吗?”明楼也拿过餐巾擦一擦嘴角,“我希望师妹你能帮我盯紧明台这个不老实的小家伙。”

    “哦?”汪曼春好奇地盯着对面的明楼,她问道,“师哥既是自有安排,又何须用我?”

    “想必师妹你也将我于七十六号布置耳目的事情告知给明台了。明台这小家伙,旁的没有,小聪明倒满脑子都是。他既已知道了我在七十六号设有耳目,那就难保他不会知道他自己身边也有我安排的人。”明楼顿一顿,复又慢悠悠地开了口,“他若知道了,必然要耍尽心思甩开我的人,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吃力不讨好?师妹你同他又有所交易,托你替我盯住他是再妥帖不过的了。”

    “师哥这主意打得不错。”汪曼春微笑颔首。

    “那么?”

    “我同意。”汪曼春说完,就见她抄起筷子又夹了一块肉,随后把肉稳稳地送进了嘴里。

    晚上,明公馆。

    明台推开车门,他手里拎着个皮行李箱从一辆停靠在路边的九成新的雪铁龙汽车上跳将下来。他迈步站定,一双眼睛盯着明公馆半晌,继而转头朝着驾驶座上的郭骑云点头示意再会。郭骑云握着方向盘朝他一笑,随即发动起车子载着于曼丽向前驶去。

    很好,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明台整了整面上神色,换上一副委屈模样往里走去。

    次日,七十六号,汪曼春休息室里。

    汪曼春是一贯的男人打扮,她脱下皮帽搁在办公桌上。

    于曼丽立在她跟前,手里提着个小漆皮包,仍然是一身软缎的绣花旗袍,穿一条狐皮小坎肩,顾盼流波,是个时髦的漂亮模样。

    汪曼春唇角挂着一丝浅笑:“明小少爷近况如何?”她倚靠在办公桌沿,略略收一收下巴,继而看向对面的于曼丽。

    “一切如常。”于曼丽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掠过笑意,“汪小姐要的东西,曼丽带来了。”跟着,她将手里的小漆皮包递给汪曼春。

    汪曼春伸手接过,微笑颔首:“还请于小姐帮我多多留意着些。”

    于曼丽向前快走两步,贴上汪曼春,促狭地笑着:“汪小姐就不想做些什么?”

    汪曼春回手搂住于曼丽腰身,凑近她耳畔,轻轻呵气:“不是很想。”

    与此同时,七十六号迎来了一位稀客。

    这已经是明镜第三次踏足七十六号了,周遭嘈杂万分,叫骂声欢呼声叹气声大笑声啜泣声混作一团,声声震耳。她略略扫过一圈,就见麻将桌前既有人皱眉鏖战,也有人端着杆子大烟枪吞云吐雾。群魔乱舞,各显神通,几乎就是一个上海滩的小缩影。

    明镜对于去往汪曼春休息室的路是十分熟悉的,她天生记忆力好,汪曼春带着她走过一次,她自然也就记下来了。她紧一紧搭在腕子上的风衣,她是来见汪曼春的。

    休息室的门没有反锁,明镜一扭门把便轻轻松松地开了门,她立在门口却不进来。

    汪曼春和于曼丽一脸惊讶地偏头看着出现在门口的明镜。

    明镜盯着二人的亲密动作,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她整一整脸上神色,冷声道:“打搅二位雅兴了,我是来还汪大小姐东西的,这便走。”她走进来,将风衣放在休息室的软皮沙发上,旋即转身往外走去。

    “明镜。”汪曼春叫她一声,赶忙追上去抓住她的手腕,“你等等。”话罢,她又转头对着身后的于曼丽低声温柔道:“曼丽,我这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烦请你回避一下,可以吗?”

    于曼丽应了声好,袅娜着身段便往外走去,顺手带上了门。她倚靠在门上,提起手背,着眼细细地瞧了瞧指甲一番。

    休息室里。

    “有什么事吗?”汪曼春扯着明镜的手在沙发上坐下。

    明镜的声音异常平静:“物归原主罢了。”

    “没了?”汪曼春有些发愣。

    “没了。”明镜一脸淡漠,“汪小姐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就先行一步了,免得留在这打搅人。”

    汪曼春闻言,心里好像隐隐约约有了个答案,她的脸上带起笑:“阿镜,你吃醋啦?”

    “没有。”明镜矢口否认。

    “真的?”汪曼春凑近她。

    明镜呼吸略略一滞,旋即恢复过来:“我明镜吃不来女人的醋。”话音一落,便见她将手抽开,起身要走。

    汪曼春拉住她:“既是物归原主,也不妨多留一刻。我同曼丽没什么太过要紧的事,你若是不介意,再等一等就好。等会儿,我请你去吃法国菜。”

    明镜停下脚步,回头淡淡地望一眼汪曼春,随后便在沙发上坐下了。有些事情确实是要同汪曼春商量商量,方才是自己意气用事了。

    汪曼春眼含笑意,她在门里唤于曼丽进来,待到于曼丽款步进来后,二人就着这会子又说了几句不打紧的话便由着汪曼春欠身告别了。

    “汪小姐,”沉默了有会子的明镜这才开口,“我想……”

    “嘘。”汪曼春将右手食指抵在两片唇瓣上,出声打断明镜话头,“我饿了,有话留到餐桌上说。法国鹅肝喜欢吗?”她伸手拉起沙发上的明镜,慢悠悠地往外走去。

    明镜没说话,但她是吃过一次亏的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自己可不能再傻乎乎地掉进汪曼春的圈套里了。她暗自忖度。

    汪曼春带着明镜去了西餐厅,挑了个视角不错的雅间落座便吩咐着服务员上菜了。

    二人如旧用了饭菜,明镜才开口:“汪小姐,我今日前来,确实是有话要说。”

    汪曼春坐在明镜对面,就见她微微晃一晃酒杯,眼带三分醉意:“哦?”

    “我有个不情之请。”

    “明董事长但说无妨。”

    “我想请汪小姐助我一臂之力。”

    “这话稀奇,你明董事长哪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汪曼春抿一口酒。

    “汪叔父那头……”

    “嗯?”

    “还请汪小姐多多留意。”

    汪曼春起身,她踱步到明镜跟前,低下脑袋盯着明镜颇为淡然的脸,嘴角噙笑:“有求于人,可不该空手而来。”她似乎是在借着酒意撒疯。

    明镜觉察出点儿什么,她淡淡道:“汪小姐有什么要求,我相信明家都能一一满足。”

    汪曼春闻言,嘴角往两边一咧,眸子里起了水汽,她修长细嫩的食指落在明镜柔软的唇瓣上,她在上头打着旋儿地揉按着:“我想要……”她俯下身子,凑近明镜耳畔:“明小姐一晚上。”她轻轻地呵着气,打蛇上棍似的含上了明镜的耳垂,温热的舌头在上边舔弄打转。

    明镜顺着汪曼春的动作变了脸色,刚要开口训斥,汪曼春的食指就顺着她分开的唇瓣顺顺溜溜地滑进了她的口腔里:“明小姐,喜欢……这样吗?”汪曼春离开明镜耳畔,她眼含秋水地看着明镜,脸上有掩不住的笑意。

    汪曼春又轻又软还带点腔调的声音使得现下这个场面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色感。

    明镜闻言,就见她豁然起身给了汪曼春一个清清脆脆响响亮亮的巴掌,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且气得浑身抖簌,声音是冷冷的:“汪小姐,还望你自持着些!”

    汪曼春受这一巴掌,脸上笑意消失殆尽。随即就见她浑然不觉疼痛似的自嘴角扯开一个微笑,她一只手撑在餐桌上,脑袋低垂,眼眶微红,清清醒醒:“倒是曼春失礼了,适才酒意涌上了头,孟浪了明董事长,明董事长千万别动气,气大伤了自己的身子。”她的笑容略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味,长睫轻颤。

    明镜冷了脸:“汪小姐既是酒意上头,那么我也不便久作逗留以致打扰了汪小姐醒酒。合作一事,改日我会吩咐阿诚约见汪小姐再行商谈。”

    汪曼春神色平静:“不必了,叔父那头我自会多多留意……明董事长只当今日之事,从未有过便可。”

    明镜听了却不接话,她径自转过身往外走去,背影决绝。


    [7/EN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章……嗯很糟糕_(:зゝ∠)_

    wuli汪处变相和大姐挑开了所以关系陷入僵局(no!)所以接下来大概是两人对手戏少其他角色出来蹦跶促进剧情

评论(14)
热度(25)
©小神仙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