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非我

世间千般 安如我意

【电阻妇妇】汪半仙:生平三大事-1

    汪半仙:生平三大事/架空


    不定期更新靴靴观看_(:зゝ∠)_

    (脑洞清奇以及OOC)


    汪半仙:生平三大事-1


    汪半仙生平有三大事,吃饭睡觉欺负明镜。

    当然,汪半仙作为一个典型妻奴,这三大事中的最后一件是她不敢在明镜面前提及的。

    ——明家小祠堂的马鞭儿可不是开玩笑的。


    汪半仙虽然叫做汪半仙,可实际上她只是个二十八岁的女娃娃,半仙那是她自封的,做不得数儿。汪半仙那头脸也是相当体面,细眉大眼高鼻梁,长条条的身子,白嫩嫩的皮囊。作为一个常年混吃蹭喝的存在,她自认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所以在意识到自己已是个山穷水尽的境地之后,她就打算着重操旧业,继续到集市摆摊算命,以此来维持生计。

    彼时,汪半仙正歪着脑袋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她的左手边儿搁着一竿布幌子,上书铁口直断,可谓龙飞凤舞。当然,过往路人并没有因此驻足观看,他们深信,这是个会算命的小姑娘——个屁!一身穷气,哪里有半点算命先生该有的气质?所以在汪半仙颇有仙风道骨这点事儿,那必须得是纯属她自认。

    就在汪半仙这么被过往路人来来回回丢了许多个白眼之后,就在她梦到自己第五次撩开嗓子眼儿风卷残云之时,生意来了。

    “好大的阴气。”汪半仙浑身起了个激灵,她撩开眼皮四下里望一望,最终把目标锁定在一个漂亮女人身上,她黑曜石似的眼珠子略略一转,计上心来。就见她提手叩一叩摊子的木桌面,“命里有时终须有,铁口直断赛神仙。”她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正正好传进那个漂亮女人的耳朵里。

    漂亮女人电光似的眼神扫过来,落在汪半仙身上。

    汪半仙朝着那漂亮女人笑了一笑:“可保家宅平安。”

    漂亮女人身边跟着个模样伶俐讨喜的小丫鬟,大抵是哪家未出阁的小姐:“先生所言非虚?”看起来是在问汪半仙了,跑不了。

    汪半仙微微一笑,她颔一颔首。

    小丫鬟立在一旁,连忙劝道:“大小姐,这人打扮不正经得厉害,别是中了歹人奸计。”声音倒是挺清脆的,就是太防着了些,心怀鼠胆,做不得大事。

    汪半仙继续微笑着颔首,不说话。

    漂亮女人柔声道:“阿香,不得无礼,先生一见便知绝非是凡夫俗子,哪是什么歹人匪寇。”好说好说,这位女施主可真真是人美心善。

    汪半仙继续微笑,颔首,装神秘。

    漂亮女人走过来,在摊前的小木凳上坐下:“先生可看出些什么?”她眼中掠过一丝精明。

    “姑娘家中有人经商?”汪半仙笑问。

    漂亮女人略一颔首。

    “姑娘家中尚有三弟?”汪半仙笑问。

    漂亮女人略一颔首。

    “烦请姑娘将右手伸出来,在下给你看个手相。”汪半仙提出了第一个要求。

    漂亮女人不曾起疑,她提起右手搁在木桌面上,皓腕雪肌,指若春葱,好漂亮的手。汪半仙单是睨着,便先不自觉地咂了咂嘴。

    一旁的丫鬟瞧着她这不正经的模样,便是满心不悦,出声提醒:“大小姐。”

    漂亮女人自不用丫鬟提醒,她一早便将汪半仙的举动收尽眼底,黛眉也是略微一蹙,她柔声道:“先生可瞧好了吗?”

    “尚未,”汪半仙这话一落,复才伸手去捉住女人手腕,拉过她右手细细端详起她手掌纹路来,“姑娘一生坎坷,想必是高堂早逝,只身扛起家业已有十余载。”触之温润,细腻柔滑,好手好手。

    “先生慧眼。”女人颔首。

    汪半仙内心发笑,慧眼不假,却不是凭着那劳什子的算命法子算出来的——生得一副精明相,瞧那通身气派,想必是富贵人家。至于经商一说,倘若家中有人当官行政,自不肯她出来抛头露脸,遣几个丫头小厮便是。好端端的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眉眼寡淡,全无跳脱娇态,必定是家中高堂仙逝,且那女人又是三十来岁的端庄模样,一家之主的地位可算是坐稳了。瞧那丫鬟手里大包小裹的,又是同一样式,每样三件,想必家中尚有三个弟弟。汪半仙微笑,继续装神秘:“只是姑娘这一生姻缘却……”她话不说完,任凭女人自己去想,好坏皆不是她出的口。

    “信女已无他想。”女人淡淡开口。

    汪半仙微笑,颔首:“姑娘家中可是闹了腌臜东西?”

    女人颔首:“先生一语中的,信女家中确是不太平。”

    汪半仙松开捉住女人皓腕的手,微微一笑:“姑娘可愿领在下前去一探贵府?”汪半仙提出了第二个要求。

    漂亮女人颔首,起身,开路。

    汪半仙收了摊子,她拿着那竿布幌子晃晃着起了身,口中高声念道:“命里有时终须有,铁口直断赛神仙。”

    漂亮女人甫一闻言,便是驻足,她忽而回头,低声问道:“先生当真瞧得出姻缘?”

    汪半仙心中一惊,面上却仍是挂着微笑:“真亦假时假亦真。”

    漂亮女人微微一笑:“先生答非所问。”

    汪半仙眯一眯眼,只见她晃一晃手中幌子,低声道:“万变不离其宗。”

    漂亮女人扭过头去,她在前头不疾不徐地走着,口里淡淡道:“先生生得一张巧嘴。”

    汪半仙不搭腔,话多必失言,谨慎,谨慎。

    走了有半天,漂亮女人和小丫鬟才在一座三开三进的大宅门前停下脚步。汪半仙驻足,她抬首望一望这高悬在宅门之上的漆金木匾:明府。她偏过头对明大小姐笑一笑:“明大小姐这府邸可有趣得紧。”

    明大小姐撩她一眼:“先生此话何解?”

    汪半仙笑眯眯地说道:“冥府。”

    明大小姐一怔,愣了须臾复才反应过来,她蹙眉柔声道:“先生好会玩笑。”

    汪半仙道:“只怕绝非玩笑,贵府阴气尤重,恐有厉鬼。”

    小丫鬟闻言,高声叫道:“先生可莫开此等玩笑!”

    明大小姐闻言却不说话,只见她一蹙眉,旋即抬腿跨过石阶门槛往里走去。

    小丫鬟忙扭身跟上。

    汪半仙立在门口微微一笑,低声自语:“这下可算是找着糊口的门道了。”待话音落罢,便见她抄着布幌子,晃晃悠悠地也往明府里走去。


    [1/END]


    字数不多游戏之作_(:зゝ∠)_

    大概也不会写很长……看我脑洞_(:зゝ∠)_


评论(9)
热度(30)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