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仙

改名狂魔

【电阻妇妇】如果汪处是明家人-番外1

    如果汪处是明家人-番外1


    外头的天森冷冷的,床头柜上的台灯亮了一夜。

    明镜低头看一眼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嘴角不由自主地划开一个弧度,她的手指落在汪曼春光滑细腻的肌肤上,圈点着。

    “明镜,”旋即,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明镜不断动作的手,“大清早的,你别玩火。”汪曼春略带沙哑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来。

    明镜两颊略略泛红:“还嫌昨晚闹腾的不够吗?昨天早上,明楼他们还跟我嚷嚷着要购置新房。”

    汪曼春闷在她胸口:“他们也就是说着玩的,过过嘴瘾罢了,你一开口还有谁敢说话?”她说话带出的热气打在明镜的肌肤上。

    明镜呼吸稍稍一滞,旋即恢复过来:“你呀。”她眼睛里起了点潋滟水光。

    汪曼春伸手搂上明镜腰身:“还想再来一次?”她的手在明镜身上上下滑动,撩拨着燃在明镜四肢百骸里的火苗。

    明镜伸手去捉住汪曼春不老实的手:“你别闹。”她似笑非笑地娇嗔着。

    汪曼春的手被明镜控制住后果然老实了许多:“我没闹。”她的脑袋从明镜胸口离开,又亮又黑的瞳仁映出明镜年近四十却依旧保养得当的脸,神色专注:“阿镜,你真好看。”

    明镜嘴角的笑意加深:“这些好话留着骗骗小姑娘吧,我可没那么容易上你的当。”

    汪曼春凑近明镜的脸,动作温柔地噙住明镜软唇,伸出舌头在上边细细描绘过一圈后才离开,神色温柔:“阿镜,你真好看,我没骗你。你这辈子都要待在我身边,不许离开我,更不许和别人在一块。”

    明镜抬手揉一揉汪曼春头顶,像安抚一个要糖吃的孩子一般,眼神宠溺:“好。”

    汪曼春把脑袋搁进明镜颈窝:“太敷衍,我要你说你爱我。”

    “你爱我。”明镜眼中掠过一丝促狭,面上却是一派温柔。

    “我爱你。”汪曼春纠错。

    “好,我爱你。”明镜无可奈何地笑笑,低柔着声音道。

    “阿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明镜的思绪顺着汪曼春的这句话越飘越远,停在了一九二二年的那个雨天。

    彼时,自己已过碧玉之年,却因父亲明锐东英年早逝仍待字闺中。自己下有三个弟弟,又要独身扛起一份家业,在内提防吞并,在外虎狼环伺,不可不谓四面楚歌。明汪两家虽是表面交好,内里却暗流汹涌,汪芙蕖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乃至父亲的死都同他有莫大干系。自己虽心中清楚,却还是要同他虚与委蛇一番——明楼阿诚明台都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自己又是一介女流,自当是事事谨慎、步步为营。

    中午,明公馆。

    “金先生,”明镜捏着电话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个不一般的人物,私底下是有门道的。如今上海经济也算不得景气,你我皆是商人,在商言商,这样,事成之后我让你三分利,你替我说说情,先帮我们明氏渡过这段低迷期,等内部周转得过来了,我就让人把钱给你打过去,再额外加送一千元整当做谢礼,你看怎么样?”

    “明董事长,不是我金某人不肯襄助,实在是最近手头紧,又抽不开空去打点上下……”

    明镜这头还在跟金先生交涉,那头就迎来了汪家大小姐:“明姐姐。”汪曼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明镜。

    “看来明董事长有客上门了。”电话那头的金先生忽而笑一笑,“那金某人就暂且先不打扰了。”还没等明镜开口再说几句,金先生便匆忙忙地扣了电话。

    明镜低着声音骂一句老狐狸,旋即扣了电话。她转身就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怀里抱着把小雨伞,浑身湿漉漉的。汪曼春朝她眨巴眨巴水汽横生的眼睛:“我师哥在吗?”她原先是不知晓这小姑娘的,一听这小姑娘问起师哥在所,她便知道了——汪家大小姐,汪曼春。

    明镜虽同汪芙蕖关系尴尬,对这个粉雕玉琢的汪大小姐却意外喜欢,打从第一眼起:“曼春找师哥做什么?”她略略一弯腰,抬手摸一摸汪曼春水淋淋的发顶,言辞温柔。

    “明姐姐怎么知道我叫曼春?”汪曼春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漂亮姐姐。

    “曼春不也知道姐姐姓明吗?”明镜柔一柔眉眼,牵起汪曼春肉感十足的小手往浴室走去,“走,姐姐带你去洗一洗,浑身湿成这样,非感冒不可。”

    “伞,”汪曼春叫起来,她把伞举高,好让明镜看见,“曼春给师哥伞。”

    “好,伞姐姐替你收着,等会交给师哥。”明镜拿过汪曼春手里的小雨伞,不禁一笑,这样小的雨伞,只怕还掩不住明楼半个身子。

    “阿镜?”汪曼春喊了她一声。

    明镜回过神:“嗯?记得啊,那个时候你还那么小,一个肉团子,还总喜欢黏着明楼喊师哥。”她促狭地笑起来。

    “大姐?”明楼拍了拍浴室的门,“是你吗?”

    明镜在里头应了一声,随后就听汪曼春兴奋地喊起来:“师哥!”

    明楼一愣:“曼春,你怎么来了?”

    明镜给汪曼春搓一搓身子,替她回答:“来给你送伞的,伞我搁在你房里了。明台那小家伙去哪儿皮了?”

    明楼答话:“大姐放心,阿诚领他回来了,只是疯得浑身水,等会儿还得洗洗。”

    “行了,你去吩咐厨子做几道可口小菜,”明镜舀过热水淋在汪曼春身上,“曼春辛辛苦苦过来给你送伞,可不能亏待了她。”

    汪曼春软声软气地喊了一声:“明姐姐,烫。”她白嫩嫩的肌肤上泛起了粉红,宛若一只蒸在水汽中的红虾子。

    明镜耐心安抚,抽过白浴巾包住汪曼春继而抱她起来。

    汪曼春有些羞赧,嘴上却道:“这些小事你还提什么?该不会是吃师哥的醋了吧?”

    明镜啼笑皆非:“我能吃什么醋?倒是你,脸红个什么?”

    汪曼春伸出手去在明镜身上作怪:“我哪儿脸红了?大清早的,你还想再让师哥他们听墙角?”

    明镜嗔怪她一眼,按住她的手:“不许乱动,二十来岁的人了,也不知羞。”

    明镜替汪曼春擦干身子,翻出一套前些时候给明台买的还没送出去的小西装,她拿着衣服往汪曼春身上比划一比划,马马虎虎,尺寸还凑合:“先穿上吧。”汪曼春闻言,朝明镜眨巴眨巴眼睛,软声软气地应了好。

    明镜动作利索地给汪曼春套上小西装,再是替她打理好头发,万事皆成后,她温声软语地对着汪曼春道:“曼春,师哥要请你吃饭,你吃不吃?”

    小孩子嘴馋,自然是连声应了好。

    明镜牵着她往楼下走去。

    明楼阿诚明台都稳稳地坐在餐桌前,等待开饭了。明台见自家大姐下来,连忙跳下椅子,急吼吼地扑向明镜怀里。

    明镜接住他微胖的身子,分量不轻:“明台,又上哪儿皮去了?”

    明台连忙撒娇:“大姐,你怎么才来,我都饿坏了。”

    明镜面上起了笑意:“你还知道饿?要不是阿诚领你回来,我怕你在外头疯得都不知道回家。”

    明台叫道:“我哪儿敢呀?”

    明镜还要再打趣他几句,汪曼春却伸出小手去扯一扯她衣料子,怯生生地喊道:“明姐姐。”

    明台失宠了。

    就见明镜转手去揽住汪曼春,柔声问:“曼春饿了?”

    汪曼春点一点小脑袋。

    “那就开饭。”明镜一手牵住汪曼春,一手牵住明台往前走去。

    汪曼春翻身压上明镜:“想什么呢?”她一只手探入明镜两腿之间。

    明镜低呼一声:“你别闹。”

    汪曼春笑起来:“明董事长不让我闹,我偏要闹。”她的手向上摸索。

    明镜夹紧双腿:“明楼他们还睡着呢。”

    “我不管。”

    话音一落,汪曼春伸出另一只手去拉熄了台灯,房间陷入昏暗。

    “你轻点。”

    “我不。”


    [番外1/END]


    本来打算撸个5000+的齁死人的番外……but 只能到这儿了哭唧唧我去撸文QAQ

评论(8)
热度(30)
©小神仙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