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意涛涛】周主任与董小姐-1

瞎诌的

周主任与董小姐-1

“主任,”董卿喊了周涛一声,手里端只杯子,声音很低,“咖啡少点喝,喝多了伤身。”

周涛弯腰接水,速溶咖啡安安分分地躺在杯底,瓷勺子歪斜在里边:“嗯。”她有些冷漠地应话,眼睛盯着被水冲起的咖啡粉。

董卿挑一挑眉:“你说咱俩关系就非得像外头传的那样,你才肯?”

周涛始终是一脸淡漠。她直起身子倚着桌沿,漫不经心地搅动咖啡:“嗯。”

董卿笑开了,杯子递到嘴边,抿口温水:“以前你可没这么冷淡。”

“董卿周涛为争宠撕破脸面,央视一姐究竟花落谁家。”周涛抿一口咖啡,淡淡开口,“你说呢?”

“我说?我还能怎么说?”董卿一脸似笑非笑,她转手把杯子搁在桌上,威胁似的开口,“周主任,您当年那话儿我可还记在心上呢,一字一句没短过。您这么多年明里暗里地提点着,我也不敢忘恩。”

周涛端着白瓷杯,神色平淡:“嗯。”

董卿见状,略上挑的嘴角一僵,眉头一蹙:“周涛,这里没外人。”

周涛撩起眼皮子瞥董卿一眼:“你做这行多久了?行里的规矩你还能不清楚?”

茶水间里就她们俩,一没装摄像头二没设窃听器,就算有人听墙角,照她们俩这声音,恐怕也漏不到那些个好事之人的耳朵里去。

董卿尽量放低了声音:“规矩我清楚,可私底下咱们没这个冷脸的必要。”

周涛和她保持些距离:“眼睛到处都是,有没有那个必要,我比你更清楚。”

董卿被这话戳得心里一阵阵的不舒坦,她刻意拉近了点两人之间的距离,右手撑在桌面上,两只水亮亮的眼睛紧紧锁住周涛写满正派的面容:“我要是把咱俩这个事儿匿名投给那些无良媒体,你猜猜他们会怎么写?”

周主任仍旧满脸正派,不躲不闪,落落大方:“后果你自己应该很清楚。”话一说完,她端着白瓷杯就要往外走。

董卿动一动身,拦住她。周涛这才略一蹙眉,抬眼看着董卿:“干什么?”

“主任,这条道儿呢,我占了。不收点儿过路费,我心里不舒坦。”董卿朝她笑一笑。

周涛眉头一拧:“董卿,这是台里。”

董卿略一上前:“你喊我进办公室的时候,可没跟我强调这是台里。”

周涛转为一脸平静,她换了个方向要往外走去。

董卿又动一动身,再次拦住她:“不凑巧,这条道儿我也占了。”她的脸上忽而挂起最标准的工作微笑。

周涛冷着脸喊了一声:“董卿。”

董卿笑笑:“周主任,这里是茶水间,随时都会有人进来。你说,要是他们知道周主任私下里是什么模样……”她没把话续完,也没有动作。

周涛放软了声音:“董卿,你别闹,台里人多眼杂,传出去对我们都不好。”

董卿微笑:“开始这段关系,我就没想过好坏。”

周涛见拿她实在没法子,端着杯子就迅速地贴了一贴她的脸。

董卿有些不满意,脸上仍然是微笑:“主任。”

董卿话音一落,空气就静得好像凝滞了一样。这静使得周主任开始慌张——在茶水间耽搁得实在太久了,于是她飞快地亲了亲董卿的脸颊,继而逃似的出了茶水间。

董卿转身去拿搁在桌上的茶杯,茶杯里的水凉了。她端着茶杯又想了一会儿,速溶咖啡的香气还萦在鼻尖。要不改天去主任办公室里要几包速溶咖啡?闻着还挺香。

台里争名夺利的自然大有人在。

董卿和周涛作为央视两枝花,还是工作表现特突出的两枝,即使各开一头,互不照面,在外人编排下也生生能开出并蒂莲来。

二零零二年,董卿刚进央视,当时还只是个小新人。彼时周涛已经坐牢了央视一姐的宝座。董卿因为底子不错,加上天赋又好,所以台长特地关照,把她分到了周涛手下。

新人初来乍到,少不了要端茶递水,跟个小助理似的被使唤。

董卿不一样,周涛从没让她干过一点儿脏活累活,可也不教她什么主持技巧,愣是把她闲置在那儿,不闻不问。

董卿初生牛犊不怕虎,是个直肠子,见连日下来愣是没个声儿,择了个好日子就冲到周涛跟前:“周涛……姐。”她喊了一声。

周涛专心翻着主持稿,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嗯?”

董卿见她一副专心做事的模样,反倒有些难以启齿:“您有事儿吗?”她试探性地问一句。

周涛这才抬起脑袋,脸上是天生的正派:“你有事?”

董卿有些尴尬,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搁那儿比手画脚,嘴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涛姐呃嗯啊那个……

周涛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微微上扬起嘴角:“是来问工作上的事吧?”

听见这句,董卿心里才舒了一口气,一姐就是一姐,心思玲珑。她顺着周涛给的台阶乖乖一点头。

周涛冲她露齿一笑:“你们新人初来乍到,心急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把你放在那儿,就是为了让你多去观察,多去学习。我们做主持人这一行的,就得多听多看多问。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集百家之长。等到最后,我再替你把把关,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赶上我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董卿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弄了半天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是自己太狭隘了。

周涛往前挪一挪办公椅,她一个前倾,右手肘拄在了办公桌面上,抬起一对水汪汪的眸子看着董卿微微一笑:“都说你底子好,处事也圆润,今天怎么巴巴地跑我这投石问路来了?”

董卿怪不好意思的:“这还不是涛姐您都不使唤我呢嘛?害得我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招您不待见。”

周涛有些忍俊不禁:“你一个新人进台,一没犯错二没惹事的,我能怎么不待见你?”

董卿自来熟地找了个位子坐下:“外头不都传您央视一姐嘛?我就想,一姐嘛,架子肯定大一些啊,跟我们这种地方小台里出来的毕竟不一样。况且我看您平时见了我都一脸不待见人的模样,还真以为我哪里做了错事招您不待见。”

周涛顺着董卿的动作打量了打量这个小姑娘,稚气未脱,还是个学生的清纯模样,但胜在五官精致,人也高挑。真挺不错的,台长说是好苗子,自己倒是没太注意。周涛暗暗在心里给这个小新人打起分来:“行事别太拘谨,但也别太放肆,在台里做事就得有收有放。名利场上笑脸是必要的,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董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多谢涛姐提点。”

周涛又是打量,越打量心里越喜欢这个小姑娘,够机灵:“你以后要是实在闲不住,就多往我这儿走动走动,哪里有不清楚不明白又不好意思请教别人的,就来问我。”

董卿脸上笑出一朵花儿:“涛姐,你人真好。”

周涛有些哭笑不得:“合着我从前就没好过?”

董卿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周涛一笑,笑里带点促狭:“那你是哪个意思?”

董卿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人就有些慌起来,脸上也略略染点红:“这点小细节,涛姐您就别抓了,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周涛继续促狭地笑着:“不好意思你还跑我这儿来?”

董卿面儿上有些挂不住:“我这不是都坦白了嘛,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周涛抬眼望一望墙上的闹钟,时候也不早了,该到了吃饭的点儿了:“小董,有人约吗?没人约就陪我吃个饭吧。”

董卿略略一瞪眼:“涛姐,您还开小灶啊?”

周涛啼笑皆非:“你就不能说我点儿好?我吃饭缺个搭嘴聊天的伴儿,你要不来我可去找别人了。”

董卿连忙接道:“来来,AA吗?”

周涛嘴角有那么点儿想挑起的意思:“你都说我开小灶了,我还能让你掏钱?”

事实上那会周涛也就只是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后来不知怎么的这份感情就变味儿了。

打从董卿冲到周涛跟前那天之后,她和周涛的关系就跟坐火箭似的噌噌往上。这噌了也没多久,周涛就听说了董卿有男朋友这回事儿,乍一听,心里还挺替她高兴的,毕竟做她们这行的,成家基本上就被摆在了立业的屁股后头。位置要是还没坐稳啊,压根儿没心思想搞对象。成日里看着这小姑娘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的,嘴里时不时还念叨几句男朋友的好,周涛也有些哭笑不得。

“小董啊,”周涛喊了她一声,“你能不能歇会儿?晃得我眼睛疼。”

董卿眼带笑意地应了声好,拉了张椅子就在周涛面前坐下了:“涛姐,你跟姐夫刚处对象的那会儿,是不是也这个感觉?”

周涛手里拿着支笔,她轻轻敲一敲董卿的脑门:“你能不能别总想这些有的没的,抓紧点儿工作行不行?”

董卿有些不乐意,她撇一撇嘴:“我怎么就想有的没的了?还不准人谈恋爱了?”

周涛低下头去,做出一副专心看稿的样子,嘴上却在回答董卿的问话:“上班时间呢。谈什么恋爱,我告诉你,你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做好准备,台里挺看好你的,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分档节目给你试试水。”

董卿连声称了好,看她一副专心无比的样子,又忍不住抻长了脖子去看她手上的稿子:“看什么呢?能比我好看?”

周涛一脸正派地答话:“上班时间,稿子比一切都好看。”

董卿只好乖乖坐在原位,坐了一会儿又没闲住,话匣子跟锁不上了似的:“涛姐,你跟姐夫那会儿是怎么认识的?”

周涛看稿,不答话。

 “涛姐,是你追姐夫还是姐夫追你啊?”

周涛笔杆子动动,画了道波浪,圈几个圈。

“涛姐,姐夫怎么追的你啊?”

周涛停了笔。

“涛姐……”

周涛抬起头来,看着董卿,嘴皮子上下碰几碰:“你就不能消停会儿?” 

董卿吐了吐舌,猫似的偷看她几眼,没见着她有啥情绪,就又开口:“周老师,咱什么时候去吃饭啊?”

周涛有些无奈:“还没到饭点呢,馋猫。”

董卿无聊地转一转椅子:“涛姐,结婚你开心吗?”

周涛想了想,神色有点儿平淡:“这事儿还轮不到你想。你呢,先想想事业,抽空恋爱,没尽兴前别琢磨这事儿。”

董卿一脸好奇:“怎么说啊?”

周涛看一眼她漂亮的眼睛,瞳仁儿里是年轻与对未知的天真:“本来也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找个可靠的,结婚,把你过去的快乐和疯狂一埋,以后就是粗茶淡饭,然后过完这辈子。”

董卿点个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周涛这次看了她一眼,也不说什么了:“就这样吧。”

董卿朝她笑笑:“涛姐。”

周涛应一声:“怎么了?”

董卿眼睛亮亮:“没什么,就是想叫你一声。”

周涛叹口气:“董卿,你什么时候对工作上点儿心。”

董卿托着下巴看她:“我上着呢。”

她和老公关系也就那样,不孬。这段婚姻,甜甜蜜蜜谈不上了,相敬如宾倒有几分。路云是个可靠的人,但他们的婚姻平淡如水,他们可以是家人友人,却只能做别人口中的爱人。

董卿是她风光又平淡生活中新添的一根刺,这根刺扎得她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她的生活,审视她的现实。这根刺却又添得恰到好处,她舍不得拔掉,也只能忍着。这刺带给了她新的快乐与疯狂。

周涛真正跟董卿摊牌那天是宴上喝多了,酒精上头。俗话说:酒乃穿肠毒药,色乃刮骨钢刀。真是一点儿没错。

董卿那晚上确实替她挡了不少酒,可是她一听见董卿男朋友给董卿打电话就没忍住,接了几个深水炸弹,人就晕乎了。宴散了,人也就散了。董卿因为和她顺路就没着急着赶回去,两个人在酒店门口干站着。

周涛脑袋歪在董卿肩上,脸上是烫的,外头的风是冷的。

“小董……”周涛迷迷糊糊地咕哝出几句,细若蚊声。

董卿酒量不错,头脑这会儿还算清醒:“涛姐,你说什么?”她半只手揽着周涛肩膀,四下里张望了张望。

“小董,你男朋友不来接你?”周涛脑子里直犯晕,跟进水似的沉。她小幅度地晃一晃脑袋。

董卿“啊”了一声,手机忽然响了。

是她男朋友。

周涛眼底发热,喉头犯干,耳朵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风声小,情人声大。董卿男朋友的声音断断续续偷跑出点儿手机,依稀能听见“卿儿”、“想你了”、“最近”、“乖乖吃饭”这类的词。

两人叽叽咕咕地说了一大片,没哪个字是周涛听着顺耳的。

“不用来接了,我和涛姐搭车回去。”董卿眼里有笑意,她挂了电话。她略略一偏头:“不来接了,涛姐,我送你回去。”

“不来接了?”周涛舔一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挺好的。”

董卿有些犯迷糊,不来接还好了?

“涛姐,我先去拦辆的士,你家近,我先送你回家。”董卿说完,先整了整周涛站姿,等周涛站直了,她才甩开腿脚,准备去拦辆的士。谁知道她才刚走出一步,那厢的周涛就拉住了她的胳膊,面上泛红:“小董,我们试试吧。”

“涛姐,你先松开我,我拦辆的士。”董卿有些急,又不得不放柔了声音说话,“好不好?”

周涛却很固执:“我们试试。”

“试什么?”董卿前看后看,怎么就没辆车呢,她不假思索地问出口。

“谈对象。”

董卿懵住了。 

“涛姐……”

周涛拉她胳膊的手一使劲,把人扯到跟前,一个和身前倾,下巴尖轻磕在董卿肩头:“我是真的。”

董卿脑子一片空白,周涛浑身酒气她都没闻见,耳朵两边是风,呼呼夜风。周涛的话她听见了,没进去,没过脑,甚至没细想。

好半天。

“涛……涛……涛姐……”她结结巴巴地蹦出几个字,没上油似的扭动脑袋,也不敢看周涛,“咱……咱们先……走……走……走一段……走一段。”

周涛没声。

又是好半天,董卿看一眼肩膀,周涛的侧脸映在光里,平时能看见的,这回能看得更清晰,甚至连周涛的睫毛有多卷有多长,她也应该知道。她应该知道,这会子眼底却像模糊了一样,什么也看不见。

周涛睡着了。

路上没车。

监控。

真什么?

周涛说,小董,我们试试吧。

董卿那时候对她是真一丁点想法都没有,脑袋瓜子里除了涛姐就是周老师,对象这称呼压根不在她思考范畴之内。

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谁都没有再提起。

董卿依旧和男朋友打得火热,只是不再在周涛面前谈及任何感情相关的东西;周涛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专心做好闺蜜与导师。

那晚的事情似乎就这样翻篇儿了。

    目录

    下一章

    修了 剧情基本没变 加了点描写 主任一开始喜欢的是主播的年轻与天真 说白了是怀念过去的自己 时间长了 感情就变味儿

评论(41)
热度(112)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