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意涛涛】周主任与董小姐-2

周主任与董小姐-2

董卿在茶水间里想了很久,直到小撒进来。

小撒是端着茶杯进来的,脸上一片风轻云淡。不过进门没几步,就见他扭头看一看,然后动作迅速地带上了茶水间的门:“你和主任闹了?”他压一压声音。

董卿抿一口温水,朝他眨眨眼:“你说呢?”

小撒走去接水,看上去是一副专心模样,嘴上却在答话:“我看主任刚刚出来的时候有点儿不太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董卿趁着小撒低头看杯,略微挑起点唇角,眼里漾开笑意,“你说说。”

“就是跟平常不大一样啊,”小撒接完水,直起身子看了董卿一眼,脸色好像也不是很好,脸绷得又紧又牢,估摸着那些个记者编排的料是七分真三分假,“走路带台风,跟避瘟神似的。”

董卿脸上略略一松,做出一个标准的工作微笑,却不开口说话。

小撒心下一抖:“卿姐,我这还有事儿我就先出去了啊,您自己看着玩。”话一说完,他端着茶杯就急匆匆地往外走去,一副避瘟神的惶急模样。

董卿又是抿了一口水:“好。”等到小撒走开了,门也被带上了,董卿才摸出手机翻到通讯录给周涛打了个电话。等了大概有半分钟,电话才接通。

“小董?”看来是缓过来了,董卿听着那一口标准播音腔,唇角禁不住微微上挑,“有事?”

“主任,”董卿指尖轻轻地叩一叩桌面,续上的话听起来像是无意间走漏了嘴,“我腰疼。”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子,董卿却并不着急,周主任是迟早会开口的。

“等会儿拿点东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沉默不代表没感觉,周涛不说她不说,可她们俩心里都清楚,看似翻篇,实际上各自心里头还都有那么个疙瘩。

董卿专心投身事业,周涛仍旧坐稳了一姐位置,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私下里关系渐疏。

董卿主持的那档节目因为专业性太高,所以收视一直提不上去,不温不火的。

周涛倒也没多说什么,她选择旁观,以董卿的实力,迟早能到自己这个位置上来。多让她吃点儿苦,也未尝不是什么好事。

更何况,窗户纸已经被自己捅破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董卿看重姐妹情,心里又苦恼于事业上的碰壁,周涛是过来人,指点指点自己总好过自己多走些无益的弯路。她虽然是个直肠子,可做主持人这行做得久了,心思自然也就玲珑起来,她又不肯太过直白,只好写了张小信笺夹在一本最常读的书里托人带给周涛。

“此情如书,小董。”

周涛看着这六个字,心下略略一颤,她信手捻过笺纸,沉默半晌。书如常相伴,情亦常相伴。董卿,我倒真希望你是本书。周涛有些哭笑不得,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末了她只摇了摇头。

打那以后,周涛和她的关系又渐渐亲密起来。

董卿跟男朋友分手那天晚上,想了很多很多,兜兜转转,最后落在了周涛身上。

倒也不是说她顺着俗套狗血小说里女主爱男主的路线爱上了周涛,只是人在伤心脆弱的时候难免是会想到一个对你好又能让你倚靠的人,且是无偿的。

尽管这份无偿仅仅只是看上去的。

她摸出手机给周涛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小董?”声音是带点儿欣喜的,可落进董卿的耳朵里却是似有似无的。

“涛姐,”董卿捏紧了手机,眼眶边上红了一圈儿,她尽力克制住些情绪,“我和他分了。”

电话那头的周涛闻言愣半晌,随后匆匆吩咐了几句,搁下一句“乖乖地待在家里,我现在去你家”就挂了电话。

周涛到的时候,董卿已经喝得迷迷糊糊了。

周涛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一扭,门开了。

董卿倚在门口玄关的架子上,一只手捏着玻璃啤酒瓶口,一只手撑在架子上,两只眼珠子比以往更水灵,泛出莹莹亮光,朝她略微挑起点嘴角,笑得不张扬却很迷人。她口里软声软气地喊了一声:“涛姐。”

周涛一颗心直扑跳,没多久又像被哪个人狠狠抓了一把似的疼起来。

她进来,反手锁好门,嘴里还不住念叨:“不是让你乖乖地待在家里吗,怎么还喝起酒来了……”她伸出手去揽住董卿肩头,董卿脑袋顺势一歪,歪在了周涛肩上,嘴里跟着咕哝出几句不清不楚的话。声音稍微低了点儿,周涛没太听清楚她说什么。

周涛扶董卿到软沙发上躺下,自己四下里却是忙活开了,等到整理的都差不多了,又弄了碗醒酒汤过来喂董卿喝下,这才歇了腿脚。

董卿枕着她的大腿睡实了,头顶上暖黄色的灯光打下来,劈头盖脸地网住董卿,周涛低眼看她,两把小扇子似的睫毛顺着匀缓的鼻息一颤一颤,两颊带起浅浅的红晕。她略微调一调姿势,动作小心翼翼。

董卿感知到周涛的动作,鼻腔里逸出一声轻哼,眼皮子翻开,神色惺忪,嗓子稍稍带点儿沙哑,试探性地一开口:“涛姐?”

“醒了?”周涛一本正经的脸上难得带起点嗔责,“怎么还喝上酒了?”

“心情不好。”董卿直起身子,离开周涛大腿,揉了两揉眼睛,“涛姐,现在什么时候了?”

周涛低了低声音:“不早,快九点了。”

董卿眼里有试探有歉疚有犹豫:“那你留下来?”

周涛嘴角扯出一个微小而尴尬的弧度:“嗯。”她自自然地站起身子,捶一捶大腿,眼神像无处安放似的四下乱飘:“我去给你放点热水,你洗个澡,早点睡。”

董卿这时却偏偏鬼使神差地伸手抓住周涛胳膊:“涛姐……”周涛偏过头去看董卿,看见她一脸的欲言又止。

“小董,”周涛顿一顿,“松手。”她的声音莫名有些颤抖,低低的,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董卿有些害怕,她顺着周涛的话松开扯住周涛胳膊的手。她把脑袋低下去,嘴里带出一句:“周姐,谢谢你。”

周涛脑袋里乱糟糟的,周姐,听上去有点儿生分。

自头顶上撒下来的暖黄色的灯光似乎在催促着两人发生什么。

思潮欢腾不息,感情和欲望像水和种子混合在一块儿,迟早勃发且已然勃发,仿佛仅仅只是一个瞬间,生长出的藤蔓就死死缠绕住了一切。

“董卿。”

“嗯。”

“一个晚上,”周涛舔一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我让你坐上那把椅子。”她转过身来,所征求的意见像是根本没有意义,她径直搂住董卿的脖子,俯下脑袋,浑身抖簌着,她冰凉的唇印上董卿萦满酒气的嘴巴。

舌尖游窜到董卿嘴里,精准无误地找到董卿柔软的舌头,像是事先经过无数次地演练。点叩过后,两条小舌如同交配的细蛇般紧紧绞缠在一起,难解难分,像月老拿红绳在上头栓了个死扣。

所有念头在这一刻都彻底爆炸,所有欢愉在这一刻都尽数汇聚。现实的一切,过往的种种,全部都如同汪洋般肆意冲击着身处其中的周老师与董小姐,理智开始变得像两叶扁舟。

而倾覆,也只在瞬息之间。

“我喜欢你。”

这是董卿最后听见的周涛的低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修了 没修多少

评论(71)
热度(73)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