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非我

世间千般 安如我意

【卿意涛涛】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文革AU

3 快乐[上]

    董卿跟着周涛走,足上一双解放鞋湿漉漉的。她的脚趾头被闷在鞋袜里头,时不时还烦躁地活动几下。董卿这一路走走停停,眉头微蹙,身子有些笨拙又有些羞涩地微微躬起,仿佛要遮掩什么。她也把头略略低下,脸上是一副烦闷的表情,好像是她那被闷在鞋袜里的脚趾头。

    “练太极呢,含胸拔背的。”周涛走回来瞧了她好几眼,“还难受吗?”

    董卿一愣,愣过后连连摇头:“好点了。”起初她还以为周妇女主任是在问她脚趾头还难受不难受呢。

    “鞋不合脚?”

    董卿摇头:“按的尺寸买,很合脚。”

    周涛啧了一声,问道:“那你走走停停个啥?不乐意念稿子?”

    董卿有些脸红:“不是,鞋湿,穿着不舒服。”

    周涛闻言,突然哈哈一笑:“真是城市里的娇小姐。”

    这话使得董卿心里很是不舒坦,她有些羞赧地脸红,可这红里也透着她的生气与烦躁。她抬起头来,眼神是周涛头一次见的实打实的刀剑一般寒冷的眼神,像是一柄利器一样直挺挺地毫不留情地插进了周涛不算很柔软的心脏。她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紧紧的一条线。

    周涛知道自己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使得这个来自老上海的女知青不舒坦了。周涛有些尴尬。

    周涛说:“快走吧。”

    快走吧。周涛说。

    董卿的脑袋昂起来,她定定地看住周妇女主任:“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她用着陈述句的语气说话。

    “你是不是因为我的出身瞧不起我?”

    周涛吃不准她这语气,有些捉摸不定,她含糊地答了:“都是工农子弟,都是一家的亲人,我哪能瞧不起你。”瞧,她把她看作工农子弟呢。

    都是一家的亲人。这七个字不容置喙一样烙在了董知青的心头。

    董卿这才把眼神、气势一并收了,头略略一低:“我出身……出生的家庭成分不好……”她这话说完,又把头抬起来,又是定定地看住周涛,仿佛是在寻求一份认可:“可我很自豪,我出身很好,简直好极了。我父亲是民族资本家,他以前也时常接济穷人。三大改造的时候,他几乎献出了全部家私,可大革命开始以后,却成日里被拉去批斗,游街喊口号,脖子上跟狗挂项圈儿似的挂着个大牌。你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吗?你一定知道。反革命分子。五个黑黢黢的大字,下面还缀着我父亲的姓名。我父亲让我别再回来,到哪儿去都好,他说广阔天地任你作为,可是千万不要学他,也千万不要学那群人,他说锋芒太露必受磨难……他告诫我,千万别沾上人民的血和泪……我母亲也没能好过,叫人剃了阴阳头,那些人一面对她动手动脚,一面却说修正主义要不得,右派分子可耻……你一定知道,他们这群人总是这样的。我怕他们,也恨他们,我一定要走得远远的。”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们那副嘴脸,叫人恶心。”她说完最后一句,整个人都仿佛是挺拔的,宛如一棵正蓬勃灿烂生长着的白杨树。

    周涛几乎要怔住了,按理说她应当要把董卿揭发,可她的心却没由来地被重重地砸了一下,很得了几分力劲。她几乎有些失神地看着扎根在她面前的小白杨,黑玉一样的眼睛里悄悄地藏着零星的光:“这话以后别再说了,叫人听去不大好。”

    董卿眼里有些失望,她道:“知道了。”心里却有些稀稀拉拉的雀跃,至多周涛是不会揭发她的,这就足以证明这位妇女主任是个值得交好的女子,是的,是个十分值得交好的女子。

    “快走吧,再不走书记该找人问话了。”周涛盯着董卿湿答答的解放鞋愣了一会儿,才记起念稿子的事儿,她把头一抬,迎着红太阳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不放心似的看了看董卿,“你成不成?”

    董卿没有答这位美丽女子的话,她提起腿往前快走几步,赶上了等在原地的周涛。她与这位美丽女子并肩而行。

    董卿在一个瞬间十分地想抬头看一看天,于是她就尽力地昂起她那颗漂亮的脑袋去看头顶的那一片天,就见蓝色的天裹起白色的云,白色的云围住金色的太阳。

    她想呀,自己一定是快乐的,而这一种快乐是别样的也是无比的,且是她渴盼已久却猝不及防的。

    章三 完

 

    上一章

    目录

评论(48)
热度(23)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