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非我

世间千般 安如我意

【电阻妇妇】须尽欢 章一 京畿迷案

第一章 京畿迷案

 

雨夜。

雨珠子顺着飞檐列瓦噼里啪啦地砸下来。

这样的天气,自然是十分适合杀人的。这就好像一个鼎鼎有名的大英雄须配神兵,一位鼎鼎有名的俏佳人须配罗裳,一壶鼎鼎有名的葡萄酒须配夜光杯。这雨夜若配杀人,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雨势渐大。

这个时候,若有一把神兵能够抖开连绵的雨,那也实在是很不错了。

所幸这神兵来得很快,气势如虹——一柄再普通不过的剑,由花纹钢锻造而成,长三十二寸四分,重三斤二两,趁手至极,杀人利器。

但一把剑若仅仅只是用来杀人,那未免有些不太可爱。正如美人爱美,爱的不仅仅是美,是美中风韵;剑客爱剑,爱的自然也不仅仅是剑,是剑上风情。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因此,今夜也决计不会无聊,今夜过后,也决计不会使人失望。

现下正有一条高瘦的影子握着这柄花纹钢汉剑披着大雨来到一座府邸门前。这么样一条影子,来到这座府邸门前,带来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好运气。

这条影子提起一只手,恭敬地叩一叩门,问一声:“可是刑部尚书齐大人的府邸?”他这声音并不大,在连绵的雨里就更不大了。只是这样不大的声音,却有人给他开门。

开门的人也是一条影子,只是矮得很,像个冬瓜。

矮影子道:“你来了。”

高影子道:“不错,我来了。”

矮影子道:“你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高影子道:“莫不成齐尚书在饮酒。”

矮影子道:“不错,齐尚书的确在饮酒。”

高影子道:“那实在是太妙了,这样大的雨,正缺一壶好酒来暖暖身子助助兴。”

矮影子道:“想必也缺一柄好剑,一门子血。”

高影子动一动手中的剑,笑道:“我已带来了,万事俱全,只差东风。”

雨势稍小。

 

翌日。

金陵城不是个小地方,却足够让刑部尚书齐敏齐大人今日没有上早朝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城;也足够让刑部尚书齐敏齐大人今日被人发现横死家中,满门被灭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城。

梁帝自然怒不可遏,下令彻查此案,一月内若是捉不出凶手便要大理寺卿提头来见。

但胆敢于天子脚下犯案的又岂是寻常之辈?不消说,自是连凶手面相都未摸清。

梁帝气得直拍桌子,道:“你们倒是给朕说说,偌大个金陵城怎么就找不出来凶手!”

大理寺卿额角冒起冷汗,整个人都比平素要白上三分,唯唯道:“回陛下,凶手手法老练,不留证据,实在……实在……”

梁帝瞪眼,道:“实在什么?”

大理寺卿几乎要面无人色,道:“实在……实在是难以追查。”

 

这金陵城中绝不止庙堂中人关心齐大人满门被杀一案。

梅长苏这个自称一介布衣的江湖中人也十分地关心这桩案子,且比旁的江湖中人都要更上心一些。

杀人的自然是那两条影子,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瘦得像竹竿,胖得像冬瓜。武林中有这么样两个人,不,或许还是称之为影子更合适。高影子姓高,单名一个人字,善使长剑;矮影子姓矮,单名一个人字,善使暗器。这两条影子简直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他们两条拆分开来,让其中一条去单打独斗。这两条影子在江湖上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做“高矮恶人”。

只不过这早已是许久以前的传闻了,久得人们都快淡忘或者说早已淡忘了他们的存在。

而梅长苏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到金陵?来到金陵做什么?又为什么要如此关心齐府一案?

这或许不得而知。

但他确实是个妙人,且是个秀骨清像,温文儒雅,聪明绝顶的妙人。但这样一个妙人,竟也查不出齐府案的凶手究竟是何方神圣。

梅长苏道:“当真查不出来是谁吗?”

 

高矮恶人幽隐得太久了,久得人们都以为他们快要仙去或者说早已仙去。

但这么样一对恶人为什么又要重出江湖并且犯下如此大案呢?

这或许只有两条影子一个人知道。

这两条影子自然是高矮恶人。

而这一个人自然也是位妙人,且是个既神秘又神奇的妙人,一个妙比梅长苏的妙人,一个妙不可言的妙人。

 

九月的金陵城中,凉快得似乎有些蛮不讲理。

大理寺卿的头发则是过早地进入了寒冬腊月,白得像涂了几层厚厚的雪,令人见了就生出几分寒意来。

 

江湖之中不仅仅只有高矮恶人,梅长苏,还有一位青年才俊。这位青年才俊名号“须尽欢”,有句诗叫做: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于他而言,是再合适不过了。须尽欢这人,同这诗一样有名气,也同这诗一样美丽可爱。但却又没人见过他的真正面目,只因他有一千张脸。这一千张脸,既不是九百九十九张脸,也不是一千零一张脸;这一千张脸,多一张脸嫌多,少一张脸嫌少;这一千张脸,确确实实是一千张脸,童叟无欺。

人生得意须尽欢,他既然叫做须尽欢,人生也必得得意,且不能是一般的得意——成名于元祐元年,一人连挑十数位名师猛将,皆是琅琊榜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且他每向一人下一张战帖便要换一张脸,由此轰动江湖,绰号“千面尽欢”。

按理说这样的青年才俊,早应该在琅琊公子榜上占有一席之地,乃至排上前三,但琅琊阁却迟迟未将他列上公子榜,这委实叫人好奇。

未尝没有人前去琅琊阁询问,只是这问题的要价实在太出人意料了,五千万两白银,这不免叫人想起武林第一美人云飘蓼。只不过云飘蓼乃是美人榜首,他须尽欢却并不独占鳌头,故此,这也委实没人敢答应做一做这冤大头。

此后,须尽欢为什么没有被列上公子榜这个问题便算是不了了之了,无人敢轻易问津。

 

须尽欢也是妙人,大大的妙人。纵然武林之中从来不缺妙人,可他偏偏是近几年来武林之中最不能缺的一种妙人。

现下他正与人在京郊一处缠斗,正是难解难分之际。

与他缠斗的不是旁人,正是灭了齐尚书满门的高矮恶人。

原来高人不是一条高影子,他是有鼻子有眼睛的,且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原来矮人不是一条矮影子,他是有嘴巴有耳朵的,且是两只耳朵一张嘴巴。高人看上去像个清癯文雅的老书生,此时手里却握了一柄长三十二寸四分,重三斤二两的花纹钢汉剑,剑尖一点。矮人看上去像个营养过剩的大冬瓜,此时手里却什么也没有,大手一双,笑脸一张。 

须尽欢的脸则应当是他一千张脸中的一张,瞧上去平平无奇,一双眼睛却很亮,亮得像高人手中的剑身一样,发着寒光。他的眼睛黑是黑,白是白,看得人无端端想打抖。

高人道:“我杀了齐尚书。”

须尽欢道:“我为你备了一壶好酒。”

高人道:“酒不能抵一条人命。”

须尽欢道:“这酒绝对能抵得上一条人命。”

高人道:“可我方才喝到的是水。”

须尽欢道:“上善若水。”

高人笑道:“我明白了。”

须尽欢问:“你明白了什么?”

高人道:“你在戏弄我。”

须尽欢点点头,道:“不错,我确实是在戏弄你。”

高人道:“你知道戏弄‘高矮恶人’的下场吗?”

须尽欢又是点头:“十分清楚,剖腹断肠,身首异处。”

这一言一语中,两人已过了数十招,招招凶险,招招化解。

须尽欢道:“我知道你并没有使出致命的杀手。”

高人问:“你又如何知道?”

须尽欢笑一笑,揭下面具道:“因为我知道,高人真正致命的杀手是矮人。”话音一落,但见他反手将人皮面具甩向矮人,这软塌塌的面具竟立时变得坚硬起来,气势汹汹,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矮人一抖麻布衣袖,拧身大笑,暗器亦破空迎去。两物相碰,只在一刹,须尽欢便卷身腾起,轻巧躲过。风声猎猎,白衣朗朗。

高人赞许一笑,道:“不错,矮老弟确实是我的致命杀手。”

矮人却大笑道:“可惜你不知道,高老兄也是我的致命杀手。”

高人应一声正是,他与须尽欢相去甚远,手中长剑却脱手飞出,直抵须尽欢命门。须尽欢见状则是温文一笑,负手在背,不闪不躲,长身玉立,自信非常。

“阁下错了,在下非但知道高人的致命杀手是矮人,亦知道矮人的致命杀手是高人。但在下早已拿准二位并无心取我性命。”

他话音落罢,但见高人早已收了剑势,负剑而立,一脸莫测。矮人却还是笑嘻嘻的,冬瓜似的身形却灵巧十分,位走四象,脚踏八卦,飞步而来。

高人道:“江湖之中,比阁下聪明的,未必有阁下武功高强;比阁下武功高强的,也未必有阁下聪明。千面尽欢,其名不虚。”

须尽欢略施一礼,道:“前辈谬赞。”

矮人笑道:“当今武林,千面尽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须尽欢但笑不语。

高人忽然叹一口气,似是惋惜,道:“可谁也不知道,这声名鼎沸的须尽欢竟然是个女人。”

须尽欢抚掌一笑,原先清朗的男声竟变作了女声:“不错,可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只在庙堂与红袖招才算作一个女人。”这是怎么样的一把女嗓?实在没人能形容得出来,年轻、健康、可爱、柔媚,一切形容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须尽欢抬手,又是揭下一张面具。如此,还是没有人能知道她的真面目。

因为高矮恶人不是人,是两条影子。

因为须尽欢根本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名号。

 

因为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做,秦般若。


    章一 完


    目录

    下一章


    私设多如山 当个AU看也行 时间轴走网上各种

    谢谢你们关注我这条咸鱼在我不发文的日子里看我各种胡言乱语地刷屏 开学大礼包 爱你们~

评论(10)
热度(24)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