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妇妇】须尽欢 章二 谋心

第二章 谋心

 

直到寒冬来临,大理寺卿也没能捉出凶手。梁帝自然气极,以办事不利为由,降罪削职,而齐府案炙手空悬,一时之间,文武百官满朝,竟无一敢出言揽下。

 

冬夜总是有些不近人情的漫长,且来得极快。苏府门前的灯笼早早地被支挂起,红彤彤的火光洒了一地。风卷进来,然后被拒之门外。

梅长苏双手轻轻地捂住暖炉,眼角眉梢都含蓄地透露出倦怠。他略略一抬眼皮子,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查到了吗?”

黎纲道:“前些日子传了信来,查到了。”

梅长苏道:“何人?”

黎纲道:“高矮恶人。”

梅长苏放下手中暖炉,拢一拢轻裘,温声道:“这二人早已是闲云野鹤,只怕不是。”

黎纲道:“可蔺少阁主……”

梅长苏摇一摇头,眼皮一合,微笑道:“凶手是他们不错,幕后之人却不是。”

 

萧景桓锁眉眉不展,秦般若执剪剪烛花。

一个早已愁煞,一个安之若素。

秦般若出声道:“为今之计,殿下还是应当早推一人补上齐尚书的位置。”

誉王一脸愁容,道:“你说得倒轻巧,事出突然,想找一个人顶替齐尚书,既要为我所用,又要为众所肯,你让我从哪里找?”

秦般若搁下手中银剪,淡然道:“莫不成殿下养的都是些废物?”

誉王道:“自然不是,只是如今刑部尚书一职空缺,萧景宣那头是决计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与我心中各有人选,到了父皇面前,一旦争执起来,势必两不讨好,都要败下阵去。”

秦般若道:“如今局势,殿下与太子互为掣肘,旗鼓相当,皆是陛下的意思。故而不必过于担忧太子拿住刑部。”

誉王略一迟疑,不置可否:“我若拿不出万全之策,则要被削去一个刑部,较太子便要弱上一弱。”

秦般若道:“庙堂党争,绝无万全之策。殿下不但要推一人上位,更要接下齐府案这个烫手的山芋。陛下虽是圣心独裁,却因身居高位,知之甚少,绝无破案妙法。更莫说是大理寺卿此等精明之辈也破不了的案子。”

说话间,烛火摇曳,红光微微。

秦般若又道:“其实这案子说难非难、说易非易,只不过那大理寺卿乃是个老顽固,不肯假手于人,又不肯从中搅弄。殿下仔细想想,倘若拿不住凶手,又该当如何?”

誉王不假思索,道:“自然是拿一人做替罪羊。”

秦般若道:“不错。那殿下再仔细想想,陛下如今最为恼怒的又是什么?”

誉王决计不是个笨人。但见他猛一起身,高声道:“是极!是极!父皇如今最恼的便是无人接手,悬案不破,人心难平!我倘若能接下这桩案子,再拿住凶手,既能于民彰我慧贤,又能于上彰我识体。妙,妙啊!”

秦般若微笑道:“只不过这事要做得稍加精细一些,不要露出太大马脚。寻人也须寻十恶不赦之辈,倘有妻子,也应由殿下派人多加照料。”

誉王应下,又惺惺道:“幸得般若你如此聪慧,为本王出谋划策,本王没齿难忘。”

秦般若道:“般若不过是尽分内之事,承蒙殿下厚爱。”

她抬手罩住烛火,微微一笑。

 

翌日早朝,誉王上奏,请为梁帝分忧,梁帝欣然许之。逾许日,齐府案告破,作案者乃十恶不赦之徒,人人得而诛之,令明年秋后问斩,暂且收押监牢。

 

红袖招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是温柔乡,是英雄冢,也是销金窟,是一个男人们甘愿花钱去买温柔与解语的地方。这么样一个地方,必然都是些女人,且都是些健康、美丽、善解人意的女人,而这么样的女人真是既可怕又可爱的女人。

秦般若比这些女人要更为可怕可爱一些。她是个既神秘又神奇的女人。这样说吧,她要是想办成一件事,决计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法子能阻拦她,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人什么法子能阻拦她。因此,她现在要去办一件不大不小、无关痛痒的事情,那就是进宫去。

要进宫去也很简单,只需要一张脸,一套衣物,一次打扮,一个人。

 

静嫔是一个女人,一个聪颖绝顶、不专恩宠的女人,一个进宫三十余载、四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她有一张脸,一张脸上统共有两条眉毛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还有一对略闻庙堂之事的耳朵。她这张脸,实在太匀称了,是一个聪明人该有的脸。

而现在这个女人正在沐浴。她有两片白皙的肩头,一条漂亮的锁骨,是一个聪明人该有的体态。

浴汤是热的,水汽往上腾,白茫茫一片雾,纱一样遮住静嫔的脸,使得她看起来像一个令人捉摸不定的聪明人。小新的手是难得的白嫩柔滑,力道也很得体。

小新自然不是小新,而是改头换面的秦般若。她流波的眼向下看去,一片坦荡,毫无遮掩,除了有些迷眼的水汽。她眼神虽然四处游走,手上动作却不曾停滞,张弛得当。

静嫔道:“你近来倒安静许多。”

秦般若捏嗓道:“回娘娘的话,奴婢近来嗓子不爽,不便言语,教娘娘挂心了。”

静嫔道:“你嗓子不爽?且让我瞧瞧。”她反手捉住秦般若正在捏肩的手,触之温润,如羊脂美玉。

静嫔探一探她左手脉象,却并无浮紧之象。不待思索,便见她不动声色地松开巧手,面上是一派眉眼平和。

静嫔道:“回去抓几帖杏苏散,服了祛痰止咳,不日可愈。”

秦般若道:“谢娘娘费心。”

静嫔道:“勿须多谢。你且附耳过来,我有事吩咐。”

秦般若承一声是,俯身附耳过去。

静嫔略略一抬首,贴近前去。她呼出的鼻息险险擦过那张人皮面具,温温热热地搔得秦般若心里直发痒痒。

静嫔道:“姑娘也忒是不留心了些,窗子合不拢,仔细贼猫要进来。”

秦般若闻言,微微一笑。

“娘娘说得是极,秦某这就去把窗子合上。”


    章二 完


    上一章

    目录


    节日快乐!

评论
热度(25)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