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高陆高】狼与阿庆嫂/PWP 上

WARNING:PWP 烂 TBC


陆亦可生平最险的交锋是在一张床上。


陆亦可穿一身半新不旧的白衬衫,挺括。袖口崩开扣似的往下垂,松松地悬在半空。高小琴搂着陆亦可既高且细的脖颈,狼崽似的嗅嗅,洗衣液的味道,香,也不熏得人难过。

高小琴闷在她颈窝里笑,声音轻且小:“陆处长用得什么牌子洗衣液?”

陆亦可虚虚地搂住美女蛇,正派作风,不应。高小琴有些作弄地咬了她一口,不重,也不轻,尖利利的牙齿扯着点儿皮肉,像荒原上游戏猎物的母狼。

陆亦可的手由上到下,点了火的烫:“高总狼性未退啊。”

高小琴笑:“我和祁厅长很久没来往过了。”她隔着层衣料都能感觉到陆处长指尖的温度,烫烫的,一把火从表烧到里从里烧到表。

陆亦可过分牵强地笑笑,略一矮身,软和的指尖探进高小琴紧得要命的包臀裙里,虚虚地划了几个来回,也不说话。

高小琴招架不住似的低喘了几声,喷出来的热气带着馥郁的香水味儿兜头扑了陆亦可一脸。陆亦可不着痕迹地一收眉头,又舒开:“高总香水味儿可真有够浓的。”

高小琴双眼泛水光,两颊生红晕:“陆处长不喜欢,下次就不喷了。”

陆亦可搂着高小琴往卧室走:“祁厅长喜欢?”

高小琴笑:“陆处长不喜欢。”又凑近陆亦可耳边使坏地喘几下,短而急促,甚至有些滑,让人抓不住:“陆处长这学外语还带喝醋的?嗯?一身酸气儿。”

陆亦可也笑:“高总这鼻子可比狼灵着呢。”

高小琴又咬她:“狼什么?我唱的可是阿庆嫂。”她带着陆亦可跌坐到松软的床上。

陆亦可抽手去扒高小琴的外套,只扒了一半,白嫩嫩的皮肉要露不露,短外套红艳艳的,招人:“阿庆嫂还咬人呢?我怎么没听戏里唱这出?”

高小琴略推开她点儿,自己脱下外套,笑得招招摇摇:“我这就给您唱。”

陆亦可不主动,聪明猎人不主动。高小琴仗着身高压过来,莹白的牙齿扯咬着陆亦可不太厚的嘴唇,把肉往嘴里撕。陆亦可有些吃痛地皱眉,手却揽在高小琴腰际,有点颤。

高小琴好半会儿才松开:“陆处长第一次呀?”

陆亦可有些恼,旋拧一把高小琴腰间皮肉,点点头。

高小琴浑然不觉的样子,脸上还是笑。

两个都是聪明人。

陆亦可追上来,也不咬她,光光一个吻,赤裸裸的味道。高小琴陷进洗衣液的香气里,意乱情迷一样闭上眼。

陆亦可的吻不带侵略性,有点儿温柔的意味,不像她平常作风的温柔。唇瓣软得像果冻,擦着高小琴的嘴巴,撩拨着高小琴的心。舌头探进嘴里,一点一点扫过牙齿,找见她的舌头,玩儿似的顶几下压几下,再捉住卷几下。清清爽爽的牙膏味儿,绕了高小琴一鼻子。高小琴的呼吸都快停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离这位反贪局一处处长这么近过。

亲吻短暂,陆处长湿软的舌头从高小琴嘴里抽出来。她刚刚还烫着的指尖掠过高小琴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丝丝凉,凉得像抹匀了的风油精。陆亦可露出一点点笑,但太过朦胧了,高小琴读不懂其中意味。有那么点儿得逞的感觉,她尽量分析。

高小琴回应似的往前倾一倾,环着陆亦可脖子的手紧一紧。心里还想算计,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地往上贴紧了。

陆亦可得意过后又实在有点糊涂。活也活得不算短了,被女人勾引,高小琴算头一个。她的眼光扫到高小琴的脸上。高小琴的脑袋此时微微仰起,看她的眼神不对,像在寻求慰藉。一条受冻的蛇,一个茫然的信徒。这是此时此刻她给陆亦可的感觉,与汉东省山水集团高小琴高总裁截然不同。

高小琴凑近上来,明艳艳的唇色让陆亦可的心快跳好几下。她偏一点头,以为高小琴又要咬她嘴巴,谁知道高小琴攻其不意,夹着她耳上软肉轻舔慢吮,湿漉漉的舌尖软而灵巧,舔得陆亦可手脚发麻。像只驯服的狼崽在示好。

高小琴舔了一会儿才离开,含含糊糊地笑:“陆处长,实话说吧,我还真挺羡慕您的。”

陆亦可心又跳回来,哑一点儿声音问:“羡慕什么?我还羡慕你呢。”

高小琴大大方方地讲:“羡慕您双亲健在家世好,上得起好大学找得着好工作,吃不愁穿不愁,家里人包票打了一路,自个儿还能稳坐钓鱼台静候金龟婿。”

陆亦可心里有点气,也不表现出来。七情上面最忌讳。她眉头下意识地略微收起,又是哑一点儿声音讲:“你知道我羡慕你什么吗?我羡慕你生活自在随性,没人拘束。”活得像狼。她在心里补一句。

高小琴眼里透出点笑意:“非也非也,表象而已。”

陆亦可轻哼一声:“彼此彼此。”

陆亦可心里带点矛盾,迟疑不决,高小琴却干脆利落。两手交叉捉住衣摆,伶伶俐俐地往上一卷,蕾丝衬衣无声无息地落进大双人床里。她是不太瘦的,骨肉匀停,平坦光滑的小腹使人能想见玉璧。高小琴伸出右手,捉住陆处长的手与心,带着她自小腹到头脸肆意徜徉。

陆亦可的手触见云,绵软软的,含着丝丝的温热。

高小琴眼角眉梢带点薄红,浅浅淡淡的,说不出的娇怯与羞赧,眩人眼目。陆亦可看愣了,这辈子是真没见过比高小琴还勾人的女人。她有危机感,害怕,也禁不住诱惑。

花在灯光中摇曳,楚楚可怜。

一切都暧昧。

陆亦可稀里糊涂地回应高小琴的亲吻。这个吻不突然,很长,高小琴的呼吸也很稳,像蓄谋的。这个吻很温柔,高小琴的舌头也不再蛮横无理,她的尖牙利齿收起,只余一腔的柔情。陆亦可看着她的眼睛闭起,长卷的睫毛轻颤,脸上没有表情,安静,像将醒未醒的睡美人。她的姿态也有点低,零星的低,裹挟着陆处长进到深海中去。

陆亦可的左手探到她的后脑勺去,稍稍用力地按压在她浅栗色的头发上。高小琴顺势前倾,两个人的身子在半空中划出一线微微的弧度。

陆亦可的右手停留在高小琴的胸前。指尖触及到胸衣,悬了半会儿,又游走到她身后,动作灵巧地解开扣子。


    PWP/下

评论(24)
热度(77)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