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非我

世间千般 安如我意

【卿意涛涛】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文革AU

2 不打无准备之仗

    到了夜里,万籁俱寂,知青宿舍却吵吵嚷嚷的,可不,几十个人睡一间屋子,二十来个位的大通铺,正上赶着一大帮子青春飞扬、心怀天地的有志青年,那简直就好比天雷勾地火,烈着呢。

    董卿收拾好东西,屁股往软铺子上一定,手里头再一捧红宝书,倒很得了知青本色:“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

    那临铺的是两个能歌善舞的女知青,早前在绿皮火车上拉歌儿的时候,折却一个干崽儿,就属她们两个风头最盛。一个人比花儿娇,声似初春燕;一个人比月儿甜,声似百灵鸟。一个叫春妮儿,一个叫月亮儿。董卿眼珠子一动不动地定在书页上,耳朵却竖得像只机警的兔子。

    月亮其实不叫月亮,因为人美歌甜,一双眼睛笑起来像月亮,旁人这才给她取了个绰号叫月亮。她本姓是王,名儿却有那么些个男孩子气,暂且揭过不提。

    春妮儿本姓刘,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也是个美人胚子,笑起来很有几分风采。

    靠墙的铺子却一直空着,东西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带着股子大城市的气味,董卿只消看一眼,就知道这是那个从湖南来的女干崽儿的铺子。这女干崽儿来时就穿一身毛料子,却也不是她的,只因别着领章的地儿是簇新簇新的长方条儿。绿皮火车上,人都挨挨挤挤地往她边儿上凑,她那人儿也生得实在好看,一双眼睛笑起来比月亮还月亮,仿佛盛着一汪子光。两道眉毛淡淡的,仿佛是雨过后绕着青山的云雾,说不出的好看。旁人一恭维她,就说她这长相实在俏得厉害,以后一准儿是要上文工团的,便索性给她起了个别号叫宋团。

    月亮不知在同春妮儿说什么贴己话,悄悄的,竟惹得春妮儿一串笑,银铃一模样,很好听。两人笑得东倒西歪,全然没有了知青形象。

    董卿性子孤僻,女知青队伍里相熟的一个没有,仇视她的倒一捉一把。

    “冷眼向洋看世界。”她念道。

    话音一落,仇视她的人便出来了:“她倒还真好意思念,小布尔乔亚一个,家里人净是右派臭老九。”这声音一出,就好似是扔了一块石头进湖里,好事儿的女知青就跟炸开了锅似的,叽叽喳喳问了起来。

    说话的女知青姓刘,跟春妮儿是本家。她长得尚算清秀,性子却很刻薄,家里是工人,响当当的“红五类”,早在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就瞧着董卿这一家走资派不太舒爽。据她回忆,董卿爷爷曾是前朝的文人,儿子是民族资本家,文革开始后便被打成了右派臭老九。董卿原先也是个孤僻性子的人,不爱同人来往,自然而然就成了她眼中的瞎清高,更别说她家中那些个右派分子、走资派、臭老九,刘知青身是响当当的工人子弟,哪能瞧得上她。

    董卿的眉头略略拧起来,眼里头仿佛露出了点剑尖,她死死地盯住书页上的一句话,只有四个字。

    “人民万岁。”

    她极轻极轻地念出了声。

    “话不能这么说。”那厢在逗春妮笑的月亮陡然出声,“大家都是来建设北大荒的,都是一家的亲人,她凭什么不能念?”春妮闻言,变脸也似,只见她敛了笑,严肃着附议月亮。

    她俩本就是风头颇盛的人物,俩人一出声,也就有一大票子的人跟上,各个附议着,为董知青打抱不平。一时间仿佛聚拢了五湖四海的声音,出奇的团结。

    刘姓女知青那头自然也不肯,双方便你一眼我一语地来往了起来。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正是酣畅淋漓之时,陡闻得一声:“嗨,我说你们瞎吵吵什么呢,人家可都睡下了。”却是那女干崽儿端着梳洗的脸盆子进来了,月牙儿似的黑眼睛,天生带笑一般。

    众人一见她,立时噤了声,宛如寒蝉。只有月亮护着春妮,敢于为人民出声:“姓宋的,你来评评理,这一帮子人正事儿不干,成日里嘁嘁喳喳,似个市井泼妇,还不许人家念红宝书!”

    姓宋的知青闻言一笑,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她要念就让她念去呗,你们管什么?明早还得起来备耕呢,我奉劝你们一句,还是尽早睡,省得明天起晚了要挨书记批。”

    董卿扫了宋知青一眼,又将目光收敛回来,口中又轻声地念了一句:“人民万岁。”

    那姓宋的知青耳朵比兔子还灵,目光扫过来,钉在董卿身上,眼里似乎是促狭的笑意,她的嘴角勾起来一丁点儿,珠落玉盘般的声音响起来:“你念什么?再念一遍听听。”

    董卿懒得理她一模样,自顾自翻过一页,挑了一句念道:“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第二日备耕,董卿才是真见识了这女干崽儿的能耐,瞧上去白白嫩嫩的,一副官家子弟的娇贵模样,干起活儿来却比谁都厉害。挖沟的时候她比谁都积极,不怕脏不怕累,毛料子往边儿上一甩,毫不怜惜。反观了自己,没几下就喘上了大气,要不是春妮扶了自己一把,险些要跌进沟里去。

    期间,那个叫张泽群的男知青还偷偷地跑过来要帮忙,结果叫一个矮个儿的男知青给逮了回去。

    “董卿。”有人在边儿上喊了她一声,清清脆脆。

    董卿慢慢地抬起头来,看向边上,眼前一阵黑,险些又要栽进沟子里去:“主任?”她不太确定地出声。

    周涛是逆着光站着的,不算刺眼的光洒在她肩上,好看得能迷了人眼。

    “你上来,没听书记说啊?”周涛的眉头拧起来,看她那张脸煞白煞白的,额头汗豆大,就知道是个娇贵苗子,“上广播站,念稿子去。”她伸出手要去拉董卿。

    董卿闻言一愣:“啊?”

    宋知青过来插上一脚:“周主任,你这特殊照顾未免也太过了吧?”

    周妇女主任拧紧了眉头看了宋知青一眼:“特殊照顾?这人都快累个半死了,你看看她那满头的虚汗。”

    宋知青促狭地笑着:“咱这儿哪个女知青不是累个半死的?凭什么就让她一个人去念稿子?”

    周妇女主任眼神一冷:“你这不挺活泼的吗,还能和我斗嘴。”她说完,又偏头对董卿命令道:“上来!建设北大荒不能搞出人命!”

 

    章二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82)
热度(26)
©山月非我
Powered by LOFTER